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胤胤轩的钧瓷收藏博客

传播钧瓷文化,弘扬精神文明

 
 
 

日志

 
 

吹尽狂沙始到金 ——钧瓷大师李占伟印象 作者:邢慧广 /文 记者 吕超峰 /图 新闻来源:许昌晨报  

2015-07-29 18:11: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吹尽狂沙始到金 ——钧瓷大师李占伟印象   作者:邢慧广 /文 记者 吕超峰 /图 新闻来源:许昌晨报 - 紫衣郎 - 胤胤轩的钧瓷收藏博客 

李占伟近影。

  在禹州钧瓷界,提起“钧瓷狂人”,大家都知道说的是李占伟。李占伟,字钧田,号“钧瓷狂人”,禹州市神垕镇人,从事钧瓷行业已30余年。我与其结缘,始于三年前,是军哥的朋友带我认识的。

  初识李占伟,就感觉他有点儿“狂”。他谈起钧瓷头头是道,从选土、制泥、拉坯、修坯到制釉等各个环节,都能娓娓道来。当时,我对钧瓷制作只是一般了解,弄不准其言是否正确,只是觉得他是位大大咧咧、风风火火的人。

  初识李占伟时,我对其印象并不咋样。这缘于一件小事。一次,我在其作坊内看见10余件蚕蛹状的茶叶罐,器物窑变自然,造型优美,盖子拧紧,严丝合缝。我非常喜欢,就想问他要一个。我以为李占伟不会驳回我的面子,可他毋庸置疑地说:“不行,这个是人家定制的,我答应过人家,不外流一件。”听着李占伟的话,虽然觉得很有理,但我心里很不痛快。

  随着交往的增多,我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喜欢上了李占伟口无遮拦、一诺千金的性格。军哥告诉我,李占伟大师有啥说啥,从不藏着掖着,也一直把诚实守信放在第一位。他举了一个例子,有一次,郑州的一位客户看上了一件鸡血红《梅瓶》,可当时没法带走,约定下次再带走。没过几天,许昌一大型企业的老板看中了这件《梅瓶》,欲出高价买走,李占伟不为所动,宁愿失去一桩买卖,也要为郑州的那位客户留着那件《梅瓶》。

  李占伟人缘儿很好,讲义气,朋友多。李占伟几乎天天陪朋友,天天喝酒。去年春天,我和夫人前去其窑上拜访,中午吃饭,为让我夫人多喝几杯酒,李占伟说:“嫂子,你喝吧,你喝了这杯酒,我把在省里参展获金奖的作品《汗血宝马》送给您。”当时,我们并未在意,以为是“狂人”的劝酒词。 几天后,李占伟竟然带着这件精美绝伦的《汗血宝马》送到我家,让我大感意外。

  李占伟性格开朗,个性鲜明。他除了具备神垕人那种纯朴、真诚之外,还兼具山里人特有的厚道与豪爽。李占伟说,作为一名钧瓷人,对钧瓷时刻要有敬畏之心,要修身养性,用心去做钧瓷,用最简约的线条赋予钧瓷生命和灵魂。

  李占伟对自己的作品一丝不苟,精益求精;对有瑕疵的作品,他一概打碎;对所展示的作品,他宁可送人,也不贱卖。有一次,李占伟接待一位朋友的朋友,并对其选购的钧瓷按最低价要价,可朋友的朋友不领其情,仍大幅砍价。李占伟一时不悦,拿起其挑选的两件瓷器走到展厅外当场摔碎。“你可以小看我,但不能小看钧瓷。”这就是李占伟,就是“钧瓷狂人”!

  李占伟有众多“粉丝”,南到广州、深圳,北到哈尔滨,东到上海,西南到昆明。这些藏家一旦把李占伟的钧瓷收到手,就很难再见到了。前不久的一个周末,我再次来到李占伟位于神垕镇南环路上的新窑址拜访。新址展厅里,空荡荡的。我问占伟他的钧瓷作品都去哪里了,同行的军哥告诉我,都在藏家手里。李占伟的作品大多被藏家整窑整窑地包走了,就连神垕镇上的大小门店都很难见到李占伟的作品。

  李占伟的手拉坯技艺在神垕是很有名的。他拉出的作品器型规整,厚薄均匀,弧度优美。他用煤窑烧出的作品古朴厚重,典雅端庄, 釉质玉润,窑变自然,富有意境,每一件都可以说是难得的艺术珍品。2010年春,李占伟随禹州钧瓷考察团访问韩国,韩国朋友听说李占伟是“钧瓷狂人”、手拉坯高手,想当场见识他的高超技艺。于是,他们用领带将李占伟的眼睛蒙上,让他表演手拉坯技艺。李占伟凭借高超的技艺, 拉出了器型规整的瓶、碗、盘等,速度之快,造型之美令在场的韩国陶瓷界人士拍案叫绝。

  我以为李占伟虽师从中国钧瓷泰斗晋佩章大师多年,实践经验丰富,但他毕竟文化程度不是很高,可没想到他谈起钧瓷的传承与创新言简意赅,字字珠玑。他说:“我不赞成那种把钧瓷做得越繁越好的观点,不赞成随意将自己的臆想强加到钧瓷作品中,并搞出一套只有自己才懂的见解来。”

  他认为,钧瓷的器型应该删繁就简,线条流畅,符合大众的审美要求,符合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同时,李占伟对当下个别人所追求的创新问题仍持不同看法。他认为,只有在继承好传统钧瓷艺术的基础上,才能结合当今时代发展和审美理念去创新、去开拓,要学古而不拟古。

  他说,一个连中国传统文化都不懂的人,一个连传统钧瓷烧造技艺都把握不好的人,根本谈不上创新,谈不上发展。看当今钧瓷发展,我们虽处在一个高峰时期,可是,能有几件流传后世,能有几件作品能达到宋钧的神韵?李占伟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这个重任无疑要落在当今年富力强的钧瓷人身上,也是当今钧瓷人应该好好思考与实践的。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几年来,每次到神钧堂,我都会对李占伟有一次新的认识,新的期待。徜徉在神钧堂的展厅里,看着众多的奖杯和获奖证书,我突然明白,李占伟这个“钧瓷狂人”的称号不是凭空叫起的。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