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胤胤轩的钧瓷收藏博客

传播钧瓷文化,弘扬精神文明

 
 
 

日志

 
 

大师要有艺术担当——钧华苑钧窑总经理崔国营大师印象 作者:一梦 吕超峰 文/图 新闻来源:许昌晨报  

2015-02-17 23:06: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师要有艺术担当——钧华苑钧窑总经理崔国营大师印象        作者:一梦 吕超峰 文/图 新闻来源:许昌晨报 - 紫衣郎 - 胤胤轩的钧瓷收藏博客

《达摩》 崔国营 作

  拜访禹州市神垕镇钧华苑钧窑的崔国营大师,是在了解他“人非常好,很低调。作品极具个性,造型功底瓷界少有”后。初见崔大师,其言语谦和。他说,钧瓷之所以传世千年而经久不衰,在于它独树一帜的窑变艺术,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伟大气魄和瑰丽多姿的民族文化。这一番言论,让我颇为惊诧。当大多数窑口停留在“师徒相传,祖孙相继”,拘囿于“师傅怎么烧,我就怎么烧”或“别人怎么烧,我就怎么烧”,更有甚者“自己想怎么烧,就怎么烧”的时候,有几个人能够站在艺术的高度,去思索钧瓷的民族内涵?

  他说:“做瓷,不能只用手,还要用心。作为大师,要有艺术担当,必须把钧瓷当成艺术来做,才能做出好东西。扎根传统,谋求创新,先把钧瓷变成民族的,然后才能是世界的。”

  追求钧瓷的艺术性,发扬钧瓷的民族性,拓展钧瓷的创新性,最终赋予钧瓷的世界性。这样的境界和高度,在当今钧瓷界可谓凤毛麟角。而这条路,崔国营摸着石头过河,已走了30年之久。

  崔国营天生对艺术敏感,从小喜欢美术。1977年,崔国营考取了广州美院,但因家境贫寒,大学梦破灭,到钧瓷厂跟随刘振海学习钧瓷烧造技艺。1978年,19岁的崔国营在钧瓷界崭露头角。在当年举办的首届中国工艺美术展上,崔国营与实验室的师傅合力攻关,历经两个月,烧制了高82厘米、长1米的钧瓷作品《雄狮》,打破了传统煤烧“钧不过尺”的禁忌,表达了改革开放初期“雄狮跃起、振兴中华”的美好寓意。该作品赴京展览引起了神垕镇抓工业的孟书政的关注。

  1980年,崔国营被破格调入镇办东风瓷厂。两年后,崔国营担任东风瓷厂副厂长。那几年,中央美院、天津美院教授、专家云集东风瓷厂创作。以王之江、王麦杆、王家斌为代表的一批学者在传统基础上大胆创新,创作了一批有别于传统器皿的新造型。这让年轻的崔国营眼界颇开。他虚心拜师,虔诚学艺,眼界渐宽,技艺见长,他的许多作品成了畅销品。1984年,崔国营荣获“许昌市十大名人”称号。1985年,其作品《秋叶鼎》获农牧渔业金奖。

  1986年,崔国营考入景德镇陶瓷职工大学专修陶瓷设计。因为素描功底扎实,只用了两年时间,他就修完了3年的课程。最后一年他主动向校长申请,转到陶瓷工艺学专业。他明白,钧瓷的艺术大门正向自己打开,他必须有充足的理论积累和艺术能量才能迈进去,并走得更远。

  2005年春,他创建了钧华苑钧窑。自此,崔国营开启了钧瓷艺术创作的新篇章。他说,钧瓷是陶瓷文化史上灿烂的杰作,是传承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个载体。如何把传统文化通过钧瓷表现出来,释放出去,让观者产生互动和共鸣,这是一个大课题。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他将目光投向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儒、释、道。如何让儒家的代表人物孔子、道家的鼻祖老子、佛家的达摩祖师及十八罗汉通过钧瓷艺术获得重生,是崔国营左手和右手之间的一场博弈。

  绘画上讲“意在笔先”,做瓷亦如此。崔国营说,做钧瓷人物是“七分准备三分创作”。闭上眼,人物形象要在脑海里,表情、神态是什么样的,什么动作,衣纹怎么处理,然后是漫长的研究及考证过程。他工作室的案头上随时摆放着一团泥巴。构思好一个人物造型后,他先画在纸上,然后随手捏一个小的造型,他称之为“打草稿”。看书、画图、“打草稿”,然后不断修改,这便是崔国营创作的主要流程。

  做孔子造型时,他到曲阜流连数日,回来后揣摩吴道子传世之作《孔子像》,最后确定孔子造型是身体微微前倾,衣着素净。有人问他烧的孔子怎么站不直,他总是笑答,孔孟之乡,礼仪之邦,孔子对礼节非常讲究,即便四处讲学,对任何人都保持着一种谦恭,身体微前倾是虚怀若谷的表现。

  为了塑造《达摩渡江》,他两次拜访嵩山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让方丈为他讲述达摩的故事。达摩烧好后,他送了一尊给少林寺方丈,方丈赞不绝口,称“表情很传神”,但对达摩只背着一只鞋子表示费解。崔国营解释,另外一只鞋子掉海里冲跑了。我们看到的是达摩塑像,却不仅能看到外表,你也能看到他内心的桀骜,四处传经的沧桑,微翘的大脚趾头生动地展现了祖师生性璞真的一面,让人会心一笑,令人拍案叫绝。

  做瓷,崔国营一直强调“细节制胜”。“寺庙的雕塑都很大,它们作为泥塑往往只是表现一个大致轮廓。我创作的钧瓷只是普通大小,目的是便于人们近距离观赏,在表现手法上更讲究细致入微的刻画。因此,佛门中的罗汉造型只能借鉴而不能照搬,必须有自己的再创作。之所以不大面积施釉,一是有利于面部表情和身体肌肉线条的刻画,二是让作品显得干净利落,从神情到衣服一目了然,大家看起来不累。”崔国营解释说,“钧釉厚重,不适合表现人物表情。而要在纷杂的人物造型中表现出一种独特,就要懂得取舍,不能为表现而表现,必须让作品自己表现,让釉色与造型融为一体。”

  在创作《十八罗汉》时,他广纳各地十八罗汉的造型亮点,结合钧釉特色,坚持拙中见巧、繁中见细的创作理念,巧妙融汇雕塑、壁画、浮雕等诸多艺术门类之长。十八罗汉或站或坐,或骑或行,起伏有致的侧面轮廓,坚实而流畅的肌肉线条,精准的人物表情生动传神。流动的钧红釉浸润着人物的衣服。而裸露在衣服外的头部及身体则是素烧后的胎质,褐黄色的泥土如人体的肤色更显灵动,具有极强的视觉冲击力。眼部造型最为关键,崔国营用乳光白釉施以眼帘,玻璃黑釉施以眼珠,一暗一亮,使两眼炯炯有神。你近距离地直视他们的眼睛,坚持不了多久就得转移,因为他们的眼神像刀子一样犀利,直视你的心底,似乎能够剖析你的灵魂。

  一刀一划的精雕细刻,崔国营用了3年时间完成《十八罗汉》的创作。为避免“千佛一面”,让每尊罗汉都具备自己的精、气、神,崔国营通过揣摩他们的故事,捕捉最具有代表性的一瞬,诠释他们独特的气质,从而准确地完成了他们的艺术定位。《十八罗汉》浓厚的文化气息和民族风格呼之欲出,人物表情逼真,目光灵动,深深地吸引和打动了每一位观者。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