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胤胤轩的钧瓷收藏博客

传播钧瓷文化,弘扬精神文明

 
 
 

日志

 
 

龙山见旭——龙山钧瓷坊坊主苗见旭印象 作者:吕超峰 文/图 新闻来源:许昌晨报  

2015-01-13 12:1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山见旭——龙山钧瓷坊坊主苗见旭印象    作者:吕超峰 文/图 新闻来源:许昌晨报 - 紫衣郎 - 胤胤轩的钧瓷收藏博客 

苗见旭近影。

  前夜读了李争鸣先生的《钧瓷款识知多少》,第二天到神垕采访时便见到了“龙山见旭”这枚钧瓷底款。

  我是在刘志军大师家见到这底款的,铺一看见,眼睛一亮。正像李先生文中所讲,钧瓷是综合性的文化,除了规整的造型,绚丽的釉色之外,钧瓷底款也是其中的一部分。除了古代约定俗成的手刻数字标码之外,现代款识不外乎某某会谈、某某人、某某钧窑、某年某月制等。而真正有些内容、有些深意、有些特殊纪念意义的则凤毛麟角。而“龙山见旭”算是现代钧瓷款识中让人亮眼的“鹤”。

  怀着这样的新奇,记者前往龙山钧瓷坊,采访了坊主苗见旭。

  苗见旭今年46岁,是土生土长的神垕人,许昌市的散文作家。1993年,其作品《台阶》就发表在权威文学期刊《散文》上。之后,其又陆续在《散文百家》、《中国散文》、《北京文艺》、《时代青年》、《文艺报》、《中国艺术报》、《中国教育报》等20多家报刊上发表近百篇散文、随笔。其内容独特,文采华然,特别是近年来创作的以神垕镇钧瓷文化为内容的系列散文《瓷镇上的事物》更是受到广泛关注。《散文百家》、《河北作家》特为其进行了连载和小辑。

  因与见旭兄认识,采访就直截了当。苗见旭听后笑了:“你们记者真是‘透钻’,我用这个底款刚烧了不到十件东西,你就见到了。”

  “你一个文人怎么就烧上钧瓷了?”记者的提问使苗见旭立时停止了调侃。他一边泡茶,一边思考着记者的问话,闲聊了一会儿之后,他终于敞开了心扉。

  “我是2004年开始烧钧瓷的,原因很简单,一个中学教师,工资太低,养不了家。最重要的是,妻子在2001年害了一场病,花了三年时间跑遍了全国知名的对口医院,光在同仁医院就住了三个月,你说该花去多少钱。2004年,妻子的病情好转,我却陷入了空前的困境,外债借了6万多元。且不说如何还债,单就眼前的生活就无法维持下去,沉重的精神负担使我一度萎靡不振。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同仁医院曾经给我妻子诊治过的施大夫打来电话,说是很感谢我送给他的一对钧瓷花瓶。他说朋友去他家玩,看上了,非拎走不可,他舍不得,问能不能借我妻子去北京复查时再捎去一对,并再三强调,这次一定给钱,不然,他就不要了。”

  “挂断施大夫的电话,我眼前就清晰起来了。还真是的,去同仁医院就诊那会儿,我特意准备了一个红包,塞给施大夫,人家板了脸,又甩给我,像受了巨大的侮辱。没法子,只好托在京的老乡到鄱家园旧货市场买了一对鸡血红的活环瓶。待我第二次挤进施大夫的诊疗室,人家就瞪眼了。我连忙说明来意,同时打开包装。施大夫一看两眼放光:‘这就是钧瓷?’我点点头。‘快收起来,这东西贵重了’。”

  “‘哪里话,我家自己烧的。’情急之下,我脱口而出,唯恐人家不肯收。施大夫看看室内等候的病号,又瞅一眼室外排成长队的候诊人群,下意识地对着那病号说‘我家亲戚,我家亲戚’。我明白,职业规则使他掩饰着为自己开脱。”

  “但是,这一幕印象太深刻了。钧瓷,瓷镇上很普通的东西,施大夫却看得金贵。他要钧瓷的电话使我一时间醍醐灌顶,像捞着了‘救命稻草’。就这样,怀着急切挣钱的心理,2004年元旦过后,我建起了燃气窑炉。”

  “初烧钧瓷的滋味苦辣酸甜不用细说,内行的人大都知道。我曾经把这段烧窑感悟写进《1200℃之后的炉火》和《钧瓷挂盘香荷千年诞生记》两篇文章中。其中,有这样一段文字表述了窑变的神秘和当时的迷茫,‘说出来你不会相信,初烧钧瓷就烧出了这件珍品级的产品;说不出来,你更不会相信,几年之后,搜遍了整个展厅,竟没有一件能与之媲美的。此时,我陷入了一种茫然’。”

  “但是,失败之后的成功也是令人亢奋和喜悦的。当时,即兴抒写的一首诗可以记录我的心情:红到极致紫气升,星光点点似流萤;君若有幸观一眼,梦里爬满常春藤。”

  “的确,那件红得发紫,遍布蚯蚓走泥纹的梅瓶,美得让我彻夜难眠。你没有烧过钧瓷,无论如何是无法体会这妙境的。这之后的一段时日,我常常望着如水的窑火去想:悬崖之所以成就了瀑布,是因为它巨大的落差。落差给平躺的水做了一个跳台,这跳台使水付出了粉身碎骨的代价,但成就了它的美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千珠粉碎,万缕腾烟’。用父亲的话说,烧钧瓷就是一口白糖,一口屎。烧好了美得像喝了蜜,烧砸了,几天过不来劲儿。但就是这样的悲喜落差和不可预知的烧窑过程,使得烧窑人像着了魔似的欲罢不能。”

  “‘窑火深处炼道,开片声里悟禅’,就这样脱口而出了。北京的一位朋友品味了两天,打电话说:‘这是钧瓷文人的写照。我敢保证,这对联能成经典。’”

  “就这样,感受着钧瓷烧制的魅力,怀着对文学最原始的激情,我时常陷入无边的遐想。我曾经一边烧火,一边想着火字出神。人类应该是属火的,不信,你看,浩瀚的星空里一撇一捺走来了人类,背上扛着两朵火苗,在地球上稍息,又明灭着火苗,义无反顾地一撇一捺走向了岁月的深处。”

  “我曾经一边烧窑一边透过窗棂望着山红豆一般的落日无声无息地滑落,忽然想到,宇宙多像一座钧窑,落日多像圆圆的观火孔,钧窑烧出的是五彩幻化的钧瓷,而宇宙窑变的则是灵性万物和万千星辰。”

  “我又曾经想象‘金火圣母’纵身火海的悲壮传说和现代版‘金火圣父’的真实故事,离奇地想到钧釉成分中的骨灰引入,多么神奇的巧合!莫不是他们灵魂的颗粒均而匀之地散布在了釉层之内,抑或是‘妖变’的现代解析?我无法解释,只能任沸腾的窑火如‘太阳风’般在意识的宇宙间明灭。”

  “我又曾经发出这样的感叹:窑变!玄机暗藏的烧制技艺,先人们摸索了多少年,琢磨了多少年,曾经万千的挫折,千万的磨难,悟出了一点儿技艺灵感,也最终被贫瘠的思想、荒漠的文化煎熬得长不出新鲜的幼芽。用父亲的话说:‘烧窑人都是泥腿子,往往烧了一辈子窑,悟得了一些窍门,也是茶壶里煮饺子,倒不出来。现代钧瓷烧得这么好,多亏了科学文化的引导。’”

  苗见旭不愧是教师出身,讲起往事思路清晰,才思敏捷,激情四射,说到高兴处手舞足蹈,就像一个成功的淘宝人,不忍心朋友走弯路,焦急而迫切地倾囊而出他的淘宝经。这是一个怎样痴迷钧瓷的文化人啊!记者在心里油然而生了亲切和敬意。

  采访持续了一个下午,越聊越高兴,越谈越投机,不知不觉天色已晚,见旭兄非要留大家吃饭,又特意找来刘志军大师作陪。那晚,大家都喝了许多酒,完全沉浸在文化渲染之下的钧窑意趣里。走在神垕的大街上,记者想起了姚雪垠为钧瓷的题诗《寒鸦归林》,想起了“黄金有价钧无价”,想起了“家有万贯,不如钧瓷一片”,还想起了……

  我还想象了第二天,当旭日初升,阳光照耀在神垕的大龙山上,大龙山会像龙一样披上金鳞玉片。龙山脚下的龙山钧瓷坊坊主苗见旭沐浴着霞光,一边开窑,一边不停地翻看器物,他在翻看什么呢?

  他会是在翻看“龙山见旭”这枚易理契合、祥瑞四溢的钧瓷底款吗?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