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胤胤轩的钧瓷收藏博客

传播钧瓷文化,弘扬精神文明

 
 
 

日志

 
 

中国钧瓷界的“黄埔校长”—— 纪念陶瓷界老前辈李志伊诞辰115周年 作者:任继伟 新闻来源:许昌日报  

2014-09-23 16:13: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得悉纪念李志伊诞辰115周年的讯息,多少年来时常在我脑海里映现的李志伊的音容笑貌便愈加清晰起来,此时,他老人家就像迈着犹如钧瓷神韵的矫健步伐,伴着钧瓷开片的清脆声响,一步步向我走来……

  (一)

  1936年,在北平大学主攻应用化学的李志伊,怀揣着报国志向和钧瓷梦想,主动要求来到神垕,担任禹县陶瓷职业学校校长,建校招生。李志伊创立了新的教育方式,在钧瓷的发源地传播科学,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钧瓷人才。这所史无前例的学校诞生及其后几年间的教育成果,为钧瓷行业引入了科学理论,结束了神垕缺乏钧瓷科技人才的历史。

  1938年,李志伊为摆脱当局的迫害,转至河南省立郑州高级工业学校,任教工业化学和陶瓷学。在紧张的教学工作间隙,他仍追求着自己的钧瓷梦想,勤于发现和培养钧瓷人才,潜心研究新的钧瓷技艺,直至新中国成立后结束20多年教学生涯,1957年任河南省工业厅工矿实验所工程师(后任高级工程师)。

  在此后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已经离开讲台的他,仍然视培养钧瓷人才为己任,继续跋涉在繁荣钧瓷的征途中:无论是钧窑炉前、选料现场,还是职工夜校、工匠家中……处处都是他钧瓷教学的课堂。在神垕,在所有升腾着钧窑火焰的地方,在他已经离开学校之后的岁月里,人们总是尊敬而亲切地称他“李校长”。

  有人说,李校长开创了中国钧瓷教育第一校,带领钧瓷行业迈进了科学的殿堂,又率领一辈又一辈的学生们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钧瓷奇迹,他就是中国钧瓷界的“黄埔校长”。

  时光荏苒,弹指百年,李志伊桃李满天下,他的学生遍布全国。熊熊的钧窑火焰燃烧的是李志伊的报国精神,不衰的钧瓷开片叩响的是李志伊的钧瓷梦想,“天青”、“月白”、“豌豆红”、“葡萄紫”里映透着的是李志伊为钧瓷事业操劳的心血和汗水,唐钧、柴烧的恢复成功,则是对李志伊诞辰115周年最好的纪念和礼赞。

  (二)

  李志伊是我父亲任坚(长宪)的恩师。我父亲就是在李志伊的倾心教育、培养和关怀下成长为新中国钧瓷奠基人的。

  我父亲出生于神垕钧瓷世家。清同治年间,任氏钧瓷世家创始人任志修著《十五论》,清光绪初,第三代传人任清选创办任氏瓷业“天泰号”,著《瓷器构造技术备要》。

  1936年,李志伊到神垕创办禹县陶瓷职业学校,自幼受父辈熏陶酷爱钧瓷的家父踊跃报考并被录取,从此跟着恩师走上了振兴繁荣中国钧瓷之路,并为之奋斗终生,也由此展开了近半个世纪师生情谊的动人画卷。

  我父亲聪颖好学,被李志伊伯乐识才,认定孺子可教,是可造之才,并视为得意门生,予以精心培育;我父亲认为能有这样的好老师是他人生之幸事,恭敬求教,勤奋钻研,终不负厚望,理论和操作名列前茅,毕业成绩特别优秀,被学校留校担任技师。

  李志伊被迫离开神垕转至河南省立郑州高级工业学校任教后,在抗日的战火烽烟和学校的频繁转移中,仍然牵挂着我父亲。当学校转移至内乡县张坡根村稍有稳定后,他就写信要我父亲前去就读,入化工科深造。在我父亲完成学业后,1945年李志伊又推荐他到陕西省建新实业公司瓷器厂担任技师,继任助理工程师。

  李志伊一直想让我父亲出国留学。1946年,为筹措留学经费,李志伊和我父亲在神垕集资创办建华瓷厂,边生产边实验,以生产养实验。后因时局未能成行。几十年后李志伊提起此事仍不无遗憾地对我说:“以你父亲的人品和才学,如果那次留洋深造成功,他对钧瓷甚至中国陶瓷的贡献都是难以估量的,真是可惜了。”

  李志伊曾这样对我说:“有人说‘二宪’(任长宪、杨文宪)是我的骄傲。一所学校能培养出一二个有真才实学、有影响力的学生,这所学校就够本儿了。有你父亲和你杨叔这样的学生,我不虚此生啊!”

  从1936年李志伊与家父在禹县陶瓷职业学校师生结缘开始,近半个世纪的师生情谊超越了寻常的受授缘分,融会于报效祖国、发展钧瓷的共同抱负与至爱真情。

  (三)

  李志伊胸怀宽广,学识渊博,在钧瓷领域里高屋建瓴,担当开拓,为人楷模。他身为高工,却常与工人们一起摸爬滚打,一到神垕,就不辞劳苦地挑灯夜战在一线。

  我小时候,多少次见父母对李志伊的崇敬之情溢于言表;多少次见李志伊到神垕后婉辞各方宴请,只肯去我家吃粗茶淡饭;多少次见他一身浆料一鞋厚尘忙到深夜,又和我父亲研究钧瓷到黎明……这一幅幅、一幕幕画面早就植入了我幼小的心灵。

  我在郑州干部学院学习的两年时间里,节假日大部分都是在李志伊家里,干罢家务活儿,就沉浸在李志伊为我开放的陶瓷书籍的海洋中,陶醉在李志伊孜孜不倦为我解密的钧瓷窑变的世界里,一字字、一句句仿佛就在眼前。

  一个星期天,李志伊带我去参观河南省博物馆。他拉着我的手走到唐钧的展柜前,凝视良久,回首对我说:“中国的钧瓷天地很大,有唐钧、有宋钧,还有各个年代的钧瓷,代代都有自己的艺术特征。但是,现在钧瓷的发展还不全面,大家都在关注宋钧,唐钧只是藏在博物馆和学术著作里。唐钧必须要有发展,才能反映钧瓷的辉煌。”

  回到家里,李志伊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沉甸甸的档案袋,往桌子上一倒,只见一片绚丽。“这就是唐钧瓷片。” 李志伊,“这东西别看是残片,可是宝贝,是我到禹州、郏县考察唐钧窑炉遗址拣选的,一共18片。”他如数家珍。

  “继伟,这些唐钧瓷片就交给你了。我和你父亲都年纪大了,我出不了远门,你父亲也行动不便,恢复唐钧的历史使命就落在了你的肩上,就像当年我把研究发展钧瓷的重任托付给你父亲一样。繁荣唐钧靠你们这一代人。”李志伊激动地说。

  我把装着唐钧瓷片的档案袋紧紧地抱在怀中。

  此后的岁月里,我不敢忘却使命。2010年,我投资建立了郏县任氏瓷业有限责任公司,设立唐钧研发生产基地,建有钧瓷窑炉博物馆。2013年,任氏瓷业唐钧作品《唐钧茶具》荣获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

  我知道,李志伊一直都在看着我,看着我的学习长进,看着唐钧的进步与创新。我知道,唐钧与宋钧并驾齐驱,共同托起钧瓷的辉煌,把民族的国粹文化完整地传承延续,也许就是对李志伊的最好告慰。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