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胤胤轩的钧瓷收藏博客

传播钧瓷文化,弘扬精神文明

 
 
 

日志

 
 

炉钧张 作者:赵霁虹 王增阳 新闻来源:许昌网  

2014-07-17 11:59: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沿着神垕崎岖不平的山路,在乾鸣山脚行进。一路三岔口,每条岔路上便隐隐有钧瓷窑口出现。张自军的“炉钧张”工作室,便出现在一条岔路的尽头。这里既是张自军钧瓷创作的场所,也是他们一家人平日生活的地方。院落面山而建,立于院前,可见群山起伏,绿树环绕,山中不时飘起一阵青烟,颇有一丝遗世独立之感。

  这座院落,因偏僻而显得宁静淡泊,正如张自军以及他的炉钧作品一样。在神垕这个窑口遍地的钧瓷之都,他并未过多地向外边的世界宣扬着自己的存在,只是一些钧瓷爱好者仍会慕名而来,慕其炉钧之名。

  结缘大师方成精湛钧艺

  当你第一次进入张自军的藏品展厅,不一定会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他的作品少有大红大紫的艳丽色彩,厚重中尽显温润古朴。张自军一直珍藏着一件小窑炭烧的炉钧钵,釉色随层次变幻,由底部向钵口层层递进,一种金属的质感隐隐透出,显示出低调中的奢华。可惜的是,这件炉钧作品底部开裂,成为无法弥补的遗憾。

  对釉色的独到运用一直是张自军引以为傲的特色。而造型上,他一直坚持简洁之美,力求造型、线条和曲线符合黄金比例。他掌握了几十种独有的配方,釉色多变,又具有现代艺术设计的审美,这与他跟随众多大师、名家的学习经历密切相关。

  1966年,13岁的张自军跟随钧瓷老艺人王凤喜学艺,这是他钧瓷生涯最初始的起源。1974年,张自军进入国营瓷厂工作。在当时,国营瓷厂会聚了大批钧瓷界优秀人才,孔铁山在国营瓷厂实验组烧制钧瓷,任坚为了写书,也经常来国营瓷厂观察、实验。21岁的张自军迎来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重大机遇,他经常待在二人身边学习、求教,汲取养分。也就是在那时,在孔铁山的介绍下,他拜炉钧第四代传人卢正兴为师。就这样,他跟随孔铁山、卢正兴学习釉料调配和烧成,跟随任坚学习陶瓷窑炉设计与制图,全方位提升自己。

  每每提及此段经历,张自军都不吝于表达自己对各位前辈的感激之情。他的老师卢正兴,作为炉钧的直系传人,给他提供了不少独家配方,指导他研釉、配制。这些已变成珍贵财富的釉料配方,是张自军一生致力于炉钧的起点,也是他能在烧制炉钧这条难走的道路上有所大成的依仗。

  后来,张自军由于有篮球特长而被抽调到神垕镇篮球队,并被安排到东风瓷厂工作。1976年,张自军迎来了自己人生的第二次机遇。那一年,天津美院王麦杆、王之江、王家斌等老师分批前来神垕考察、创作,张自军被安排到他们身边学习陶瓷雕塑技艺,接触到更为前沿的设计思想。

  1977年,东风瓷厂开始烧钧瓷,刚开始有孔铁山、卢正兴指导着,到第三窑时,张自军、杨国政两位年轻人已可以独立操作。同年,张自军被抽调到河南省工艺美术公司学习,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张自军跟随前来创作的中央美院多位老师学习素描等美术技艺,同时开始自己进行设计。

  1978年,中央工艺美院、中央美院与省工艺美术公司在神垕钧美一厂开办陶瓷设计培训班,梅建鹰、高庄、金保生、王晓林、吕晓荘等多位艺术名家亲临指导,张自军跟随他们学习艺术设计。“那时候,各位老师都是一边自己动手一边教授大家,真正是言传身教。”张自军说,在近8个月的学习期间,他对陶瓷艺术设计有了更深的理解。

  1980年,轻工业部美术总公司在广西钦州举办美术陶瓷设计培训班,张自军凭借自身的优势,再一次被抽调学习深造,同来自各大瓷区的学员一起,又一次得到了吕晓荘等多位工艺美院教授的指导。也就是在那时,张自军开始接触化学,知道釉方中的各种化学元素,从科学的角度重新认识钧瓷。

  “做钧瓷最基本的是要了解钧瓷。我走上钧瓷之路,遇到了许许多多的大师、大家,他们言传身教,有的教我配釉、烧制,有的教我窑炉设计,还有的教我陶瓷设计。我从他们身上,不仅仅学到了烧制钧瓷的各种技艺,还学到了一种精神,一种对艺术的热爱。” 张自军说,时至今日,他依旧与清华大学美术系教授张守智、吕晓荘夫妇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在设计和创作上与他们及时沟通。

  可以说,张自军的前半生,就是与大师结缘的半生,不论是神垕本地的孔铁山、卢正兴、任坚等前辈,还是梅建鹰、高庄、张守智、吕晓荘等有着先进理论实践的教授、名家,都在张自军的生命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使之受用一生。

  历经坎坷钧艺更率意

  张自军作为炉钧传人,师承炉钧第四代传人卢正兴,掌握着不少炉钧的配方,40多年来专注于炉钧,从未偏离。2006年,他被河南省委宣传部、省文联命名为首批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炉钧传人”。

  “炉钧烧制难度极大,自古吃炉钧这碗饭就很难,成本高,成品率又太低,靠炭烧炉钧发家的很少,倾家荡产的却很多。”张自军说。在他看来,小窑炭烧更具有炉钧的丰满、沉稳之美,如果成功,能将炉钧的厚重之美发挥到极致。2009年之前的几十年间,张自军坚持着小炉炭烧,虽然频频失败,甚至曾有过16窑烧坏14窑的挫折,但也烧出了不少精品。这些作品,见证着他多年的炉钧之路,是他声名渐起的凭证,也是他作为“炉钧传人”最有说服力的证明。

  1996年,张自军与人合伙建了个窑口,专门生产他试制的“蚯蚓走泥纹釉”。在当时,“蚯蚓走泥纹釉”钧瓷可以说是整个钧瓷界的明星产品,供不应求,张自军迎来了一段美好的创作时期。在此期间,他不断提升自身技艺水平,生意也越做越好,却不知一段重大挫折等着自己。

  2000年,张自军接了个大单子,有人与他联系打算买一大批炉钧,价值十几万元。他卖了自己刚盖不久的房子,一心投入到这一批作品的烧制中,可最后,由于没签订相应的合同,千辛万苦烧制好的炉钧却并未给自己带来相应的回报。

  “在那时,我老伴儿很不理解,甚至和我生了很久的气,赔了这么多钱,还一窑一窑地烧,16窑毁了14窑,都是钱啊,那时候穷得连面都是借的,图什么呢?”张自军说,他不图什么,就是一种对炉钧的热爱,想做出自己的东西。也是在那一年,他在茶叶末釉的基础上潜心研制,经历了多次失败后研制成功的金星天目釉,以其光彩夺目的艺术特色又一次引领风潮。

  2004年,张自军在坚持小窑炭烧的同时,又开起了窑炉公司,专门给别人建窑炉,一直开到2008年。后来,张守智教授告诫他说:要多做做自己的老本行,把炉钧做好,多创作精品。

  2009年,张自军听从告诫,专心做起了自己的老本行,潜心经营自己的“炉钧张”工作室,把自己研制的窑变金星天目釉在传统黑瓷上发挥得淋漓尽致。他烧出的金星天目釉瓷,底色以黑为主,丝丝缕缕,金光闪闪的斑点如繁星洒在夜幕之上,又如金色的菊花石,端庄大方、光彩夺目,泥土生辉,窑变生金,火艺天成。

  回顾自己的炉钧创作之路,张自军说,他得到过大家、大师们的指点教导;首先完成钧瓷传统“蚯蚓走泥纹釉”生产机理研究,并实施生产;试制成功“窑变金星天目釉”并获得外观专利;作品获奖无数,被国内外政要、博物馆广泛收藏;也从事理论研究,写出过在专业刊物上发表的论文。对他来说,这些成就已很让自己满足,接下来,他想更随性而为。

  “所谓大师,就是要具有传承能力和创造性,别人看到你的作品时,要能一眼认出来这是你的东西。”张自军对大师是这么理解的。在他看来,“钧瓷人”要能沉下心来搞创作,提高艺术水准。

  张自军认为,不管哪一种烧制方法,只要用心,多研究,都能烧出好东西。但对他来说,“固本”很重要。“炉钧张”工作室也需要发展,在坚持多年的小窑炭烧后,他潜心研究柴烧炉钧,尽最大努力展现炉钧的风采。他并不想做得那么大,但要做精品,要恢复宋官窑时的水准。接下来,他想单独发展“窑变金星天目釉”,使“炉钧张”工作室成为集研究与生产于一体的地方,在传承的基础上,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

  “作为一名钧瓷艺人,要感谢这个时代,给大家提供了这么好的发展机遇。把钧瓷做好,为后世留下一些值得传承的东西,更是我们的责任。”年已花甲的张自军虽满头银发、历经沧桑,却依旧保持着对炉钧最纯粹的热爱。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