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胤胤轩的钧瓷收藏博客

传播钧瓷文化,弘扬精神文明

 
 
 

日志

 
 

【转载】守望传统  

2014-03-21 08:56: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夜半读钧《守望传统》
 

传统的概念边缘很大。无疑地,我只把它界定在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指的是那个时候的钧瓷和当代人对那个时候的仿制。

  仿制自古以来都有。高手的仿制可以真假难辨。这可能源于人类好古的天性或对传统艺术的仰慕,也源于那里有巨大的利益潜质啊!

当代人邢国政的仿唐作品,被省级博物馆收藏,如意枕在香港被误认为宋钧高价拍卖。王建伟的仿元作品,被北京的一位收藏家从内蒙的古玩商手中,以30万元的价格买下。李应洲的仿宋鼓钉洗,不仅获得了著名专家的赞许,而且台湾的一位古董商从香港商人那里,同样以不菲的价格当作宋钧洗收藏……

  在仿制古代的传统之外,当代人仿制七、八十年代的传统钧瓷又有什么故事呢?这要以刘山窑、尹家钧窑、宗贤钧瓷坊为代表,他们是那个时期煤烧工艺矢志不渝的坚守者和践行者。

  七、八十年代的传统工艺,主要以当时的钧美一厂、钧美二厂为代表。那时的造型,除了抽象艺术之外,瓶尊鼎洗、盆盘奁炉、动物人物、文烟茶酒等器具基本完备。釉色上,主打钧红釉,兼烧天青月白、玛瑙钧花之类。由于泥胎、釉料、燃煤配制天然,成份原始精纯,加上人心朴实,因此,那时烧出的产品质朴无华,釉色肥厚,乳光莹润,有的给人以油乎乎的感觉,像是抹了一层油,温润之中,象汪着水(如图)。这是那个时代留给后人的一个永久而美好的记忆。

  按照现在的观点,那个时候的作品是在集体状态下的一种群体艺术,缺乏自由意识和个人风格,在美学上应该是属于“无我之境”的范畴。但共同的文化特征却集中地代表了那个时代,是那个时代独有的审美语言,具有一眼即可辨识的意象。

  很赞赏作家王安忆和文学批评家张新颖的一段对话,大意是:人与人之间除了天才之外,没有什么独特的,都差不多,共通的部分远大于独特的部分;人们普遍觉得工匠太低级了,其实艺术家同时就是工匠,都是做活,当你去做这件东西的时候,你无意表现自己反而会留下个人风格,而有意去表现自我,没有他者了,最后风格却没有了;中世纪以前的古典艺术,都是表现他者的,有宽广的资源和视野,合乎规律和尺度。这段话,揭示了艺术表现中一个非常有哲学意味的现象,也是追求个性张扬的今天极易否定的一种观点。实际上,它反映的是共性与个性、特殊与一般的辩证法。鲁迅的一些作品只所以难以超越,就是在个性之中深刻地揭示了人类的共性。

 话扯回来。正是看中了传统工艺那种质朴无华的共性特征,后来气烧的产品无论多么轻便多么艳丽多么五颜六色,却怎么也入不了守望者们的法眼。故去的晋佩章大师80年代后期即创办“刘山窑艺实验室”,数年煤烧不辍,传统釉色的烧制在他那里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新研制的炉钧花釉,继承中有创新,至今仍是有别于其它窑口的独有品种。在人们的心中,晋佩章就是传统工艺的掌门人。

尹家钧窑,诞生于2001年,用的还是老一厂的型,施的还是老一厂的釉,烧的还是老一厂的窑,出的产品也与老一厂的没有二致。在老一厂熄火了近30年、人们怀念了近30年之后,一个亲切熟悉的面孔重新向人们走来。尹建中延续了老一厂的尊贵和荣耀。

 宗贤钧瓷坊,就座落在苗宗贤逼仄的小院中,虽成立于2005年,但这之前,苗宗贤曾与老一厂有过20年的相伴,当过厂长和书记;曾于1998年老一厂停产后,以“宇宝”牌的名义惨淡经营了7年。改为“宗贤钧瓷坊”,等于是把自己逼向了传统烧制的不归路,有一种誓志成功的决绝。在人们的眼里,苗宗贤是个很有底气和主见的坚守者。

 在气烧钧瓷满目琳琅多姿多彩之际,这三家窑口的产品似乎不合潮流,却又有亲朋故旧般的亲切和熟识。还是那么风姿绰约,那么沧桑老到。它们在继承中既有坚守,又有创新,使釉色既浑厚温润,又有新的变化和丰富,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超越。这令人们感到欣慰和快意。

 印象中,虽然都是传统工艺,但晋佩章的扑厚古拙、尹建中的惟妙惟肖、苗宗贤的规整精到,都各自表达了自己的风格,具有一眼即可辨识的特征。而风格或特征在艺术上是有价值的东西。因此,他们是收藏界追捧的对象,是懂行人青睐的目标。晋佩章80年代后期的作品,90年代在北京就可卖到上万元一件的价格。2005年前后,他是郑州等地的收藏界热捧的主角。禹州的收藏家陈顺昌则几次整窑包烧他的作品。尹建中的作品让人回到了七、八十年代,使很多没有收藏记忆的当时人有了后来弥补缺憾的机会;以只收藏煤烧作品著称的鉴藏家梅国建先生,是尹家钧窑的常客,也是市场和收藏界关注的目标。苗宗贤的作品,似乎用心更深,他工艺的精准独到、功夫之深为别人所不及,釉色则直逼深邃繁密之处,似乎一出手就想达到极致。因此,他的作品炙手可热,价格也居高不下,令不少的收藏人望而却步,有曲高和寡的味道。

  传统的坚守者曾是寂寞的、艰辛的,但同时也赢得了成功和喜悦、名誉和财富。只是,“现在什么都变了”。他们的釉色虽然窑变丰富、自然传神,却显得有些干燥,没有过去的润了,少了油乎乎的感觉。现在市场上也有专仿老二厂的玛瑙釉或玉石油的,比较鲜嫩,犯的也有类似的毛病,这不能不说是一点遗憾。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