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胤胤轩的钧瓷收藏博客

传播钧瓷文化,弘扬精神文明

 
 
 

日志

 
 

【转载】审美感知(殷振志)  

2014-02-04 13:2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夜半读钧《审美感知(殷振志)》
 

对钧瓷艺术的审美活动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它是审美主体对审美客体在美学意义上的一种感知和观照。这种感知和观照因审美者的个性、情感、学养、理解等要素的差异而呈现出不同的面目。

(一)钧瓷的艺术类型

     钧瓷是种艺术,艺术是属于美学范畴的,而对艺术的鉴赏和创造则构成人类的审美活动。那么,钧瓷是属于什么类型的艺术呢?毫无疑问,它是属于造型艺术的,和其它造型艺术,比如书画、雕塑等极为相似或相通。都是在三维空间(书画为压缩了的三维空间)中运用“形、光、色和点、线、面”的手段进行形象塑造,都有一定的体积、空间和质量感,都有直观的可视、可触、可品的感知特征,都能在有限的质量中蕴含多义的内容。与书画、雕塑等造型手段除了在使用的工具、材料、制作方法等方面不同之外,最大的不同是,钧瓷还是“火的艺术”,除了人的力量外,还要靠火的淬砺,靠自然的力量。因此,钧瓷还是人与自然合作的产物,充满了神秘感和不可确定的多变性,天然地带上了“天人合一”的哲学色彩。

    (二)钧瓷的美学特征

     钧瓷作为造型艺术,其所使用的手段、内含的意义及所构成的整体形象,必然也必须按照艺术规律和美学法则的要求来进行。这就使钧瓷艺术自然地呈现出它在美学意义上的一些范式和特征。

首先是线条的简约美。钧瓷的感人之处是生动的形象,也是生动的线条。线条是自原始陶器纹饰以来中国造型艺术的主要审美因素,也是构成造型艺术的主要手段。钧瓷的线条自宋元以来,无论是开合收放,是曲直起伏,是刚柔陡缓和交叉呼应,都有严谨的法度,理性的自觉,跳动着一种节律和韵致,蕴含着一种情感和意兴,在高度的概括中表现了一种净化了的审美趣味和理想,体现出一种“气韵”和“意味”。它不仅是种形式美、构架美,具有不依存于表现对象的相对独立的美,而且线条自身的流动转折所传达出来的情感、力量、意兴、气势、时空感等等,构成了重要的美的境界,呈现出一种高度浓缩的抽象性和概括力,可谓“文带野而见韵致的飘逸,精含粗而能得气格的犷放”。

其次是造型的典雅美。如果说线条是造型的主要手段,那么,以线条所架构的钧瓷的体积和空间也必然是积淀着一定社会内容的结构美,同样具有不依存于表现对象而相对独立的存在,是一种浓缩了多种含义并净化了的美的形式。这种形式,已不象线条那样抽象,而是具体地呈现一个整体,并在这个整体中集中地呈现出均衡、稳健、和谐的典雅之气。“典雅”是宋代文化包括宋钧在内最独备的特质。自宋以来,这个特质一直是钧瓷造型所体现出来的主流气象。无论是形体的古朴大方、粗旷豪放或者是精致秀美,虽然时代风格或个体差异有所不同,但共同的要素都包含了端庄、大方、雅致的基因,保持了宋钧基本的风韵。因此,“典雅美”是钧瓷造型最有概括力的美学特征,是钧瓷立世的“水火风”或“精气神”。

第三是釉色的质地美。表现为浑厚乳浊,温润如玉,恬静自然,精光内蕴,即使没有釉色的其他变化,单看釉质的晶莹幽雅就是一种美的享受,给人以君风临化、玉人氲氤的濡耐和滋润。中华民族对玉有一种特殊的情感,玉具五色,品可鉴人。它是凝聚了天地精华之气的一种高贵品质,是君子贤达人格化的象征物,传达的是精神的观照和审美的愉悦。因此,古往今来,玉质感强的器物备受人们的青睐。传奇学者曾维范甚至认为,一些器物的消长存亡,根本上受制于人类的生命体验,源自于器物的使用功能。比如,青铜器之所以很快消亡,是因为含铅太多,容易铅中毒。而用玉石做的祭器礼器,其振动频率与水分子接近,因而酒、水会变甜变粘,变得好喝。这就是玉石类的东西为什么与人类那么亲近的原因。宋代以前的瓷器之所以在原料中添加玛瑙翡翠矿石,追求“似玉非玉胜似玉”的效果,除了审美观照、人格寄托之外,正与其使用功能相关,与比现代人远为精致的生活体验相关。这是现代人必须要知道的一个秘密。知道了这个秘密,对制作钧瓷、欣赏钧瓷、传承钧瓷“正道”,是有大帮助的。

第四是釉面的意境美。线条和色彩是造型艺术中的两大因素。与线条相比,色彩是更原始的审美形式,而且是一般美感中最大众化的形式。如果说对积淀了一定思想内容的线条的感知需要更多的观念、想象和理解的能力,表现得比较间接和困难的话,那么,对色彩的感知就相对比较直接和容易,因为它有人的自然反应作为直接的基础。这样,通过“窑变”呈现在钧瓷釉面的釉色,就相对具备了比较直观的形式和变化不定的审美趣味。

     钧瓷釉色变化的意境美,是类似于中国古典美学中的一个较高的境界。它具体表现为釉色图案的不同景致及所体现出来的不同韵味和情趣,由于韵味和情趣的不同表现出意境的差异和高低。比如,有的长天一色,静谧含蓄;有的冷暖交替,阴阳相生;有的五彩掩映,扑朔迷离;有的似是而非,抽象朦胧,具有一定的诗情画意却难以名状;有的则意境高远,形神兼备,体现出中国文人画的写意风格,以釉画的形式把钧瓷的意境之美推向极致。或如天上云,云中月;或如寒鸦归林、凤凰涅槃等等,成为钧瓷艺术中的极品而极为难得,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神来之笔和天成之作,也是钧瓷艺术为世人所青睐的独特魅力所在。

第五是纹路的装饰美。纹路是钧瓷窑变时在釉面上产生的迸纹或开片,有的象蚯蚓走泥,有的象蟹爪菟丝,有的象僧衣袈裟,有的象远古岩画、石刻符号,不一而足。这种具有美学特征的纹路不是人为所致,而是不露痕迹的潜在内化,具有神秘莫测的抽象性质,但却是十分显著的物化现象。传统审美的主流观点认为这是一种缺陷美,就像维纳斯的断臂一样。其实这是建立在对生命美学意义上的感知。现在,随着工艺上的突破,这种原来十分诡异的纹路、自然变化的“有意味的形式”,却因能重复的仿制而日益沦为失去这种神秘意味的形式,变为规范化或程式化的一般形式美。因而原来定义为“残缺美”的美学风度,逐步演变为一种可控的一般线条美或纹路美,成为钧瓷形象的一种装饰艺术。因此,钧瓷这种窑变现象与其叫做生命体验上的残缺美,毋宁叫做现在具有一般形式感的装饰美似更妥帖。

钧瓷的美学特征除了以上这五种外在的审美感知外,还大抵具有三种内在的美学潜质。它们是实现上述外在美感的潜在的决定性的力量,是背后一支看不见的有力推手。

第一,大化天成的自在之力。主流审美意识中,人们把窑变看作是钧瓷最重要、最显著的美学特征。这虽然不无道理,但其实窑变本身的美并不单独存在和显现。它的存在和显现是间接的、潜在的,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直接的、外化的美学特征是通过窑变产生的釉质美、釉色美和纹路的装饰美。就是说,钧瓷的美学特征不是表现在窑变上,而是表现在外观上,窑变只是实现这些美学特征的主要途径和手段。圣人说,“天何言哉!四时兴焉,百物生焉”。窑变是大化之手按照自然规律和天地大美而进行幻化的自然美学或自在之物。与其说钧瓷的美学特征主要表现在窑变上,毋宁说窑变是形成审美意味的美学力量。这种美学力量中当然有人的存在和作为,比如泥料、釉料的配置,燃料的选择和温度的控制等等。但是,即使相同的原料、相同的工艺和相同的温度控制,钧瓷仍然会呈现出不同的变化,起决定作用的还是“火的艺术”,是自在之物按照“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   的统一所形成的美的力量。

第二,“天人合一”的美学追求。如果说钧瓷的美学特征是人与自然合作的产物,那么这种现象就自然地带上了“天人合一”、“天人感应”的哲学色彩,并经历了由不自觉到自觉、由无意识到有意识的认识和把握的过程。而且越到后来,人们越把它作为一个固化了的美学目标、美学理念来追求。现在,窑变釉色的多样化、典型化和审美极致的渐多出现,充分显示了人对自然秘密的破解和掌握,显示了人在“天人合一”这种大美意境中的重要作用。

第三,淡雅含蓄的审美倾向。“天人合一”是一种单纯的、混沌的、秩序的美学意象,它的特质不是张扬的、浓烈的,而是中庸的、柔和的、唯美的。“淡雅含蓄”是传统美学所推崇的一种境界,也是对钧瓷审美一种最简约的概括。自宋以来,这种概括一直是钧瓷艺术的主流价值和文化特征,也是钧瓷艺人长期孜孜以求的东西。虽然各个时期有所变化,但这个文化特征一直作为最核心的约束力量而加以贯彻,从而成为具有普遍意义的审美倾向,成就了钧瓷艺术独特的高贵。

   (三) 钧瓷的人格体验

     中国传统美学不仅是人文哲学和艺术审美,同时还是一种生命美学或人格体验。归根结底,文化、艺术都是人所创造的,所以文化、艺术之中必然带有生命的滋养和文化心态、文化人格的印痕。余秋雨先生对文化的概念下过一个最简明的定义。他认为,“文化是一种由精神价值、生活方式所构成的集体人格”,而艺术则是文化的重心归向,是艺术把民众的直觉经验与大道人心、集体人格融合在了一起。李泽厚先生则更直接,他把孔子的“游于艺”、“成于乐”说成是“人格的完成”。由此可见艺术在文化系统中的非凡位置,艺术在文化心态或文化人格形成中的关键作用。反过来,艺术形象和审美体验中,也必然包含有生命的观照或人格的体验。

     钧瓷艺术审美的人格体验,同样存在多质化、多义化的情况。但就基本的、主导的倾向而言,各个时期都有自己的特征。比如,唐代钧瓷因为“大唐”气象,社会崇尚富丽堂皇,因此显示出雍容华贵的豪迈  气度;宋代钧瓷因为“郁郁乎文哉”的时代,社会崇古尚雅,韵致十足,因此显示出文质彬彬的君子之风;元代钧瓷因为马背英雄的三分醉意,彪悍之中又附庸风雅,因此显示出粗旷豪放的雄浑之气;明清钧瓷因为文化创造势头减弱,市民文艺兴起,因此显示出纤细艳丽的世俗趣味;改革开放之前的钧瓷,因为社会的“红色”基调,思想文化保守单一,因此显示出质朴无华的单纯性格;当代钧瓷因为经济的活跃,思想的开放,文化的多元,因此显示出个性的张扬和功利的心态。不难看出,这些社会人格的不同气质,已紧密地融入钧瓷创造的美学特征里。

钧瓷艺术的美学特征,是整体形象和局部表现的统一,是“显性”意念和“隐性”内含的融合。它们往往交织在一起,分不清边缘和界限,或单个或共同地体现着某些性质和特征。那是自然现象和美学意义上的朦胧 诗意 ,是充满韵味、情趣和意境的 自在之物。面对这种自在,你只能静静地作旁观式的观赏和品味,而不忍心去打扰它、惊动它,更不忍心去作分解和破譯。因为在整体的气韵和浑然的感动面前,任何分析都显得幼稚可笑,都会淡化那种感动和雅致。但是,审美的过程不仅仅是感性的,也是理性的。“人的审美感受之所以不同于动物性的感官愉快,正在于其中包含有观念、想象的成分在内”。它是在感性的基础上对审美对象作观念、想象、理解意义上的归纳和概括,进行由表及里、由浅入深的观照和表达。这些可能是言不及义的,甚至是偏颇或支离破碎的,但却是人类审美过程中关乎艺术、生命、情感、观念、人格等不同本体的综合体验,是人生享受美的一个完整过程。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