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胤胤轩的钧瓷收藏博客

传播钧瓷文化,弘扬精神文明

 
 
 

日志

 
 

【转载】我的钧瓷情结(尹振志)  

2014-02-02 19:5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夜半读钧《我的钧瓷情结(尹振志)》
我的钧瓷情结(尹振志) - 夜半读钧 - 夜半读钧

 

我的钧瓷情结(尹振志) - 夜半读钧 - 夜半读钧

 

我的钧瓷情结(尹振志) - 夜半读钧 - 夜半读钧

 

我的钧瓷情结(尹振志) - 夜半读钧 - 夜半读钧

 

我的钧瓷情结(尹振志) - 夜半读钧 - 夜半读钧

 喜欢上钧瓷,还是近些年的事情。过去虽然有所接触,但不是太多,而且总象在哪儿“隔”着,入不到心里去。后来也说不清啥原因,忽然变得喜欢起来,连自己也觉得有点玄道。不过我之“喜欢”,不同于那些大玩家,或者近于“疯狂”,或者近于“痴迷”,于“道”上混得个浪声虚名;而是小打小闹,无色无声,自知难成正果,却也忝在其中,属于很散淡的那一种。有一次闲聊,曾有朋友问我,“你是怎么玩钧瓷的”?我戏言道,我有“六字真言”。朋友愕然,以为是什么“金石秘笈”,听罢却不冷不热地笑。我知道那笑声的深意,也知道自己的玩法难以入流,但对于我来说,它却颇适己意,自得其乐。

一是“逛”。就是没事儿的时候就往市场上跑,逛厂家,逛门店,逛地摊。看柴烧的,看煤烧的,看气烧的。比比它们的风格, 看看它们的差异;记住“好”的是什么特征,“一般的”又是什么样子。比较有趣的是听一些店家与顾客的分辨,那里面包含着价格与鉴赏的消息。我把这叫做“感觉训练”,“借地儿练摊儿”。这段时间持续了一、二年,有时候还很执着。后来觉得看得差不多了,也就那回事了,这才收了脚步。

二是“聊”。就是没事儿的时候,找一些朋友闲聊,点上烟,泡上茶,烟雾缭绕,云里雾里,谈钧瓷的历史,谈钧瓷的特征,谈钧瓷的鉴赏和趣闻。当然钧瓷的书籍也是要谈要看的,甚至会涉及到哲学、美学、文化史等更高层次的东西,谈到兴烈处,那是会唾沫飞溅的。当然,我不太关注具体的人和事、器和物,比如怎么造型配釉,怎么烧制,或者谁的作品窑变的好,像什么什么之类。我关注的是试图从整体上,或者从一个境界上来俯视钧瓷的宏观视角,以免得一叶障目,大惊小怪,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我把这叫做“煮茶论道,参禅格物”,在文化审美上进行丰富和提高。

三是“用”。就是从香案镇纸到文房四宝,从果盘糖罐到餐具烟缸,从酒杯酒壶到大小茶具等等,凡家庭生活用具大都换作钧瓷制品。同时在客厅里、卧室里甚至是院子里,凡能摆上点钧瓷的也都摆上点,不是为了炫耀,而是为了增加一些气氛,以时时耳濡目染,厮磨浸润。我把这叫做“日常熏陶,以瓷养心”。

四是“藏”,叫做“藏其所爱”。转厂家,逛门店,有些看中了的,一般都购藏,信奉“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不过我的收藏有个原则,一般只收藏煤烧的钧瓷,如图所示,铜红釉能烧得如此纯正、如此勻净且又如此扑厚敞亮,也算是一种境界了。它没有天青釉的沉郁古朴,却有铜红釉的浓郁浑雄,单色釉的这两种极致,也只有在煤烧的气氛中才能够实现。气烧的东西也不错,但不是太喜欢。比如,气窑烧的传统釉,几近煤烧精髓(如图),但仍缺乏凝重之气;气窑烧的现代釉,明快而华美,但明快的有些顶眼,它与当年的新工艺有点类似,却再也没有新工艺煤烧的那种味道了(如图)。而华美的釉色穷奢极欲,没有古典美的云淡风轻,让人缭乱得几至难辨究竟。柴烧的钧瓷现在虽不少,但大多是柴烧的变种,论釉色,那是连气烧都不胜的,直坏了柴烧的气韵和名声。而竟能够充斥于市,实在是对购藏人智商的讽刺和挑衅。再者是喜欢收藏“玉质感”特别强的那种(如图)。这种釉浑厚质朴,晶莹幽雅,呈现一种质地美和自然美,让人感觉很亲切,很滋润,你从中可以看到一种质朴无华的品质,一种守内虚外的精神,是一种理想化了的人格写照,你会情不自禁地拥览和抚弄。而对那些现在已经十分常见、过去却十分珍贵的“五色渗化”的那种,还有一些所谓有“窑变”意境的那种,虽然也喜欢,但并不是太看重,觉得那已染上了庸俗之气,有人为泛滥之势,缺乏玉石美的高洁润人之气,也没有古典美的浑沌淡雅之风,更缺乏无为而无不为的境界。正所谓“七窍开而浑沌死”,“慧智出而有大伪”。一入世俗,便无足观,甫离自然,便无大道。第三是喜欢收藏名家名窑的手拉坯作品(如图)。这些作品是在作坊里制作,体现了作者创作时的心态和情感,是种随意的即兴和个性的释放,没有雷同重复,很少呆滞匠气,在张驰开合中充斥着一种力量、动感和意兴。当然,这样的东西要拉得美,合乎尺度,还要烧得好,否则是另当别论的。说到手拉坯,我有一个观点,即不赞成拉大坯,倾向于拉小坯。因为拉小坯体现的是即兴和随意,个性和艺术性更强,工艺上也易于把握。而拉大坯则勉乎其难,很难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它更多的体现的是技术而不是艺术。常见一些手拉坯,拉得很大,但你只能惊叹于他的技术而不敢恭维于他的艺术。因为它多少带有点呆滞和匠气,缺少了手拉坯小巧式的精灵,难以于人的情感上产生共鸣。由此说开去,现在一些厂家以能做钧瓷大件为能为荣,炫耀开去,似乎做了多么大的创新突破,殊不知这是现代工艺和市场需求综合作用的必然产物,而不是什么艺术的革故鼎新。要知道,艺术评判的标准不是大与小、新和旧,而是好与坏、美和丑。就目前的情况说,钧瓷人与其处心积虑的图变,不如老老实实地做瓷,功夫到了,庶几会有惊喜在,捷径有,但那长久吗?玩花的,挑战人的智商吗?还有,钧瓷人应该老老实实坐下来读点书,不能光当匠人图挣钱,不提高学养,就难副大师名号。当匠人也要当个有思想的匠人,钧瓷的整体水平才能上得去。但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风凉话,无聊也无用,不听也罢。

五是“蹭”,叫做“蹭其白得”,满足一下“检漏”的窃喜。当然这种时候很少,因为尊口难开,不好意思,全凭朋友或主家的心意了。只是在混个脸熟的时候顺其自然,既不伤自尊,又不使人讨厌,那真是一种人情的拿捏,微妙而且有趣。当然,人家送的东西无论珍贵与否,都当作宝贝一样看待。因为那是一种心情和友谊,一种尊重和自尊。而且还要恭恭敬敬地记在日记里,作为一个美好的故事和记忆。

六是“品”,叫做“品出诗意”。在自己的书房里,摆着大大小小、形色不一的钧瓷,书香伴着瓷韵,满目琳琅,真是满室的风雅和富足。这当然不是一种虚荣和附庸,而是一种心境和生活。读书时,有钧瓷相伴,心中便有一种充实和满足;闲暇时,与钧瓷肌肤相亲,擦试把玩,拍照题签,体验的是一种神韵和高雅;烦闷时,慵懒地坐下来,什么也可以想,什么也可以不想,就那么痴痴地看着,摩挲着,物我两忘,浑然茫然,似有意似无意,在寂静中享受着一种孤独,给孤独平添了一种诗意,有一种忧伤自怜的情调。如果偶有所感,便胡乱地记下来,给无绪的心寻找一种着落,更不枉它与我的朝夕相伴。有时想,钧瓷能在一个人的手中“混”出点名堂,也算是一种福分了。另外有趣的是,夜间不眠或起解之时,不时会听到一种清脆悦耳的开片声,这是它在给你说话,在给你唱歌,空寂的夜里忽然来了生气和音乐,那该是怎样的慰籍啊!这时,许多纠结也都释然了。

                                 ( 连载完)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