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胤胤轩的钧瓷收藏博客

传播钧瓷文化,弘扬精神文明

 
 
 

日志

 
 

【转载】禹州钧台窑:钧瓷发展史上的一座丰碑  

2014-02-24 11:10: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禹州钧台窑:钧瓷发展史上的一座丰碑

钧窑为我国宋代五大名窑之一,创始于阳翟县(即今禹州市),萌生于唐代,兴盛于北宋,发展于金元,元代时已由禹州扩大至全国四个省二十多个县。“钧台窑”(又称钧官窑)是为北宋宫廷设立的一个专用窑场,因建于禹州古钧台周围,故名“钧台窑”。1964年,沉睡地下八百余年的钧台窑遗址被发现;1973年,由河南省文物工作队(即今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正式发掘。钧台窑的发现与发掘,揭开了一处规模宏大、内涵丰富、水平极高的艺术宝库,具有博大精深的科学文化内涵,为钧窑的恢复和发展树立了一面旗帜,是钧窑发展史上一座巍峨的丰碑,为中国乃至世界文明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多年来,尽管中外陶瓷界有人对钧台窑的烧造年代存在一些争议,但钧台窑高度的艺术成就及其出土的钧瓷标本,与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珍藏的贡品完全一致,是有目共睹、毋庸置疑的。“多歧为贵”,随着考古工作的不断进展和不断发现,分歧定会归于一致。

钧台窑的发掘,距今已有30余年。30多年来,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大好机遇,钧瓷也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不仅烧制钧瓷的厂家不断增多,而且品种大量增加,质量显著提高。钧瓷不但成为世人争相收藏的珍宝和迎来送往、馈赠亲友的贵重礼品,而且也成为国家元首、政要出国和举办大型国际活动的国礼。钧瓷可谓蜚声瓷林、声震环宇、盛名鼎鼎,继北宋之后,又创造出了前所未有的新的历史辉煌!

钧台窑的历史渊源

禹州地处中原,历史悠久,文化发达,矿产资源丰富,具有发展陶瓷得天独厚的天然资源。禹州先人和历代陶瓷匠师以自己的勤劳智慧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伟大成就,境内裴李岗文化、仰韶文化、龙山文化等时期的遗址中都曾出土过不少古陶瓷,后来又用瓷土作原料创造性地烧造出了瓷器。随着我国封建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制瓷工艺技术的不断改进与提高,到了唐代,禹州陶瓷业发展更加迅速,不仅窑场增多,质量提高,而且釉色、品种也明显增多,在河南乃至全国都占有重要地位。境内曾发现多处唐代花瓷遗址,特别是上世纪70年代在钧瓷集中产区神垕镇下白峪村发现了唐代花瓷古窑遗址,为钧瓷找到了根源。

到了宋代,由于煤炭用于生产和冶炼业的推广,为陶瓷高温烧制和在釉料中引入金属元素提供了有利条件。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经济社会的繁荣,以及人民生活的改善,陶瓷匠师又在唐代花瓷的基础上创烧出了钧窑器。我国以全面探讨中国陶瓷科学技术史为主的第一部专著《中国科学技术史·陶瓷卷》(卢嘉锡总主编、李家治主编)中提出:“青釉和黑釉孰先孰后……有待研究解决。然而在数千年古陶瓷发展的历程中,还有一种十分重要的陶瓷釉,它与黑釉和青釉无论在外观上,抑或在结构本质上都完全不同,掌握它的生产技艺,又更加不容易,以至于它本来已经随着黑釉和青釉的出现而露出端倪,却只能经历了千年以上的岁月,逐步成熟起来,突然出现在人们面前,并成为五大名窑之首及中国陶瓷的发展过程中五个里程碑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就是钧瓷或称钧釉 。”他们不但对钧瓷的历史渊源、发展历程做了简要而精确的论述,并把钧瓷定位于“五大名窑之首及中国陶瓷发展过程中五个里程碑的重要组成部分”。

钧瓷一问世便受到了世人的青睐,北宋初期已负盛名,中期得到了较大发展,很快享誉全国,进入名窑行列,被皇宫贵族所看中和文人雅士所赞赏。为了满足宫廷园林和美化环境的需要,朝廷专门选派官员、优秀工匠,在阳翟古钧台附近设立官窑专为宫廷烧造贡瓷。

北宋末年,战争频繁,靖康之变,汴京陷落;北宋王朝迁都临安(今杭州市)另设官窑烧造御用器皿(称南宋官窑);金朝末年,蒙、金在钧州鏖战,钧台窑由此停烧。

钧台窑的发现与发掘

自北宋末年开始,钧台窑因战乱而被毁,匠师或逃或亡,停烧了几个世纪,因时间久远,沧桑巨变,窑址多被夷为农田。但该窑址遗存的残器于明、清时期已被人们发现。如明代高濂《遵生八笺·燕闲清赏笺》明刻本:“钧州窑,有朱砂红、葱翠青(俗谓鹦哥绿)、茄皮紫。红若胭脂,青若葱翠,紫若墨黑,三者色纯无少变露者为上品,底有一、二数目字号为记。”清代蓝蒲《景德镇陶录》卷六:“钧窑亦宋初所烧,出钧台,即今日河南之禹州也,底有一、二数目字为佳。”由上述可知,禹州钧台窑遗存的残器早已被古陶瓷研究者、收藏家所珍藏,但知其窑址在何处者却寥寥无几。经考证,1964年以前,只有清朝末年和民国初年,经营古玩的商人王孟兰先生知道禹州钧台窑的具体地址。王孟兰家住禹州城关西大街,距钧台窑址近在咫尺。据王孟兰先生讲述,他年轻时常在钧台窑区里捡瓷片,曾捡到过刻有数码的瓷片,这些瓷片当时有的送朋友了,有的拿到开封古玩店卖钱度日,一片能卖几两、几十两银子,古玩店老板再到上海、香港,一片就能卖几十两,甚至上百两。为了保住这条财路,王先生从不暴露这个秘密。解放后,玩古董的人不多了,他也就不再搞这种营生了。北京来人,多在神垕及西部山区考察,从来没有人找过他,所以一直没有找到钧台窑遗址。解放后,到了1950年,最先来禹州考察钧窑的陈万里先生,在他的《禹州之行》一文里未曾提到钧台窑的问题。后来,他的学生冯先铭、叶喆民先生等人,以及禹州当地的钧瓷研究者都对钧台窑遗址十分关注,并进行了深入调查,但都没有得到与北京故宫博物馆收藏的“传世宋钧”相一致的标本。1964年3月,故宫博物馆叶喆民先生在他的《河南省禹县古窑遗址调查记录》一文中说:“在神垕刘家门一带发现的早期钧瓷残片,大部分为盘、碗之类,而传世的许多号称宋钧,特别是刻有数码的盆、奁等残片一无所获。”

1964年,禹县人民政府根据河南省人民政府的指示,成立“钧瓷史考察组”,要求三年内写出一部《钧瓷史》。考察组经过周密调查,通过王孟兰先生口述,才得到这一重要信息,破解了钧瓷发展史上的一大悬疑。从此,沉睡地下近千年的钧台窑遗址得以重见天日,为钧台窑的全面发掘打下了良好基础。1964年11月,考察组和省文物工作队共同进行考察定点,为全面发掘作准备。因当时全国正在搞“四清”运动,继而又搞“文化大革命”,考察组被撤销,考察和编史以及考古发掘工作也随之中断,一拖就达十年之久。

1973年至1986年,河南省文物工作队为配合建设工程,对这处古窑遗址进行了全面考古发掘,“进一步证实了禹州钧台窑区的窑址系多品种瓷器生产区,而更重要的是发掘结果使这里的钧瓷生产区系宋代五大名窑之一的官窑性质得以证实。这一重要发现,震撼了全国乃至世界的古陶瓷学术界与收藏界,从而揭开了探索钧官窑遗址之谜。”(1)

钧台窑所处优越的地理位置

首先,钧台窑区与其它窑区最明显的不同之处,是它建在了当时阳翟县城以内。据考证,禹州现在的县城始建于西汉,历来都是这个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把钧瓷烧造场所建在城内,不但在宋代以前没有,可能在全国也是少有或是唯一的,说明当时的官府对这个窑区的重视程度和它在官府领导人心目中的重要地位。

其次,这个窑区的地理位置十分优越。禹州市地处伏牛山余脉与豫东平原过渡地带,地势由西北向东南倾斜。西部、北部和南部为群山环绕,山前丘岭起伏,沟壑纵横,中部为颍河簸状冲积平原,称之谓“山丘环绕,颍川百里”。钧台窑区处中部簸箕状西部的平原地带,地势平坦,北临境内最大河流——颍河,水资源非常充足。西部、北部、南部的群山中陶土资源、燃料藏量丰富,且距窑区不远。南阳至汴京(开封),洛阳至许昌的大道皆由此通过,交通十分便利。当时,宋都汴京已成为全国政治、文化中心和最大的城市与市场。随着经济的繁荣,茶馆酒楼急剧增多,他们一般都使用高档家具和名贵瓷器,以招徕顾客。同时,由于生活方式的变化,首先是皇室、贵族、富商大贾装点居室和观赏、收藏,用瓷需要量的增多,对陶瓷艺术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北宋时,禹州称阳翟,属颍昌府,隶京西北路,东近首都汴京,与许昌相接,西通西京洛阳,瓷器销售市场极为广阔,这都为钧台窑陶瓷的发展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通过考古发掘和以后不断出土的实物资料证实:这个窑区,东起禹州城墙,西至十三帮(即今禹州市卫生防疫站原址),南至原禹县县衙(今钧台路),北至城墙,总面积约40万平方米。出土的品种以钧瓷为主,还有天目、白底黑花、影青、汝瓷等。据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禹州钧台窑》记述:“禹州钧台窑区内分为钧瓷、汝瓷、天目、白底黑花瓷,其它时代遗存五个窑区。”每个窑区都发现有不同形状的残窑和多种遗物。钧瓷,以现在的钧瓷研究所院内、原禹州市制药厂厂区(今古钧花苑小区)和原禹县县衙内地下最为集中。禹州市文物管理所原所长教之忠先生曾长期担负着钧台窑区的管理保护工作,并亲自参与和见证了窑区内工程建设中的一切考古工作。据教先生讲述,多年来,窑区内曾不断出土残窑和钧窑遗物。上世纪80年代中叶,省文物研究所在原禹县县衙窑区内通过钻探发现了6座钧瓷窑炉,同时,教之忠先生凭借其丰富的考古经验,在钧窑区的一次考古发掘工作中慧眼识宝发现了一处貌似黄土的古代钧瓷釉料。通过科学试验,获得成功,为破解古钧釉之秘密找到了线索。从上述出土的窑炉和遗物的情况,遥想当年(北宋晚期)这个窑区,可谓名师荟萃,窑场遍地,烟云遮天,车水马龙,市井骈阗,其繁荣景象,概可想见矣!

钧台窑为钧瓷的恢复和发展树立了典范

宋朝是我国封建社会统治时间比较长的朝代。宋王朝建立后,由于采取宽减赋税,鼓励农业、手工业,大力发展民族文化,从而使科学进步,文化发达,经济繁荣,人民生活得到改善。据史料记载:“宋天禧四年(公元1020年),宋朝在宋真宗赵恒的治理下,国家变得平稳、富足。在经历了澶渊之战后,以每年30万贯的岁金和辽国达成协议,以此换回了百年和平,让中国古代的经济和文化攀上了空前的高峰。”我国著名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也曾讲过:“华夏民族之文化,历经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宋代五大名窑,钧、汝、官、哥、定至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一直是历来雅好名瓷者仰慕的对象。虽然宋代的龙泉、磁州、吉州、耀州以及景德镇等确实也取得了非凡成就,但却丝毫不能撼动五大名窑在陶瓷历史中的主导地位。五大名窑,河南有其三(钧、汝、官),河南陶瓷业于北宋时期在全国所处的重要地位可见一斑。

钧窑的科技成果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分相釉的创造;二是铜红釉的创造。唐代花瓷的创烧成功,在陶瓷发展史上出现了第一个分相乳光釉,为宋代钧瓷开启了先声。从出土的民窑钧瓷标本可以看出,北宋初期,对分相乳光和铜红釉的应用处于探索阶段,尚不成熟。钧台窑的建立,必然要选聘优秀工匠,在工艺上精益求精,在经济上不计成本,烧造精品供奉宫廷。这个时期,钧窑匠师对分相乳光釉和铜红釉的应用已在民窑的基础上逐渐成熟,他们在民窑天青釉和紫红斑釉的基础上,成功地创烧出了蓝、红、紫、青诸色错综掩映的窑变釉,由北宋早期的青一色发展为青、紫并重的基本格调。青釉施于器内,红紫釉多施于器外,即清代陈浏《陶雅》中所说“内青外紫”,也有少数是内外皆施青蓝釉的。但钧台窑的青蓝釉不像宋代早期那样纯粹单一,而是在蓝色背景上布满月白色的流纹,或者在紫色背景上遍布多种色彩,亦即古籍所说“宋钧之紫汗漫全体”。从钧台窑遗址中发掘出来大量的瓷标本中可以看出,窑变釉色极为丰富,不胜枚举。但陈浏独具慧眼,他认为“钧窑有紫、青两种”,还说“钧窑以紫胜,钧紫最浓丽,古今皆称赞”。同时,他指出,钧窑“有异光者”才是“佳品”。所谓“异光”实际上是钧窑釉纳米结构对光线散射所造成的乳光(这是物理学上的名词),散射效应越强烈,则钧釉散射出天蓝的色彩,即他的所谓“青”非普通之青也,紫就是红紫或紫蓝之色,亦呈乳光,由紫、红到紫蓝是由于加入适量的铜使钧釉产生红色。(2)

从釉的艺术风格看,钧台窑和宋代早期的宋钧截然不同,它追求的是“天人合一”大自然中瞬息万变和蓝天彩霞的自然景观,给人以无限遐想,让人能够获得高度的艺术感受。

钧台窑在造型方面,因为是宫廷所用,与民窑完全不同,品种形制繁多,工艺规整,端庄浑厚,胎厚釉活,精美绝伦。具有代表性的是尊、炉、鼎、洗、盆、奁、瓶、钵等。尤以花盆为多,如葵花式、莲花式、海棠式、方形、长方形等。器底呈芝麻酱色,器表有蚯蚓走泥纹,隐隐约约,非常耐人寻味,成了区分其它窑口不同的重要标志。钧台窑的精品入选后,其残次品全部销毁,不准在民间流传和收藏。从1973年开始发掘至今的数十年间,宋官窑区内出土了大量钧台窑残器,却没有见到一件完整器物,故钧台窑作品传世最少而价值也极高。

钧台窑的匠师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巨大成就,主要是靠丰富的实践经验、娴熟的技巧和精益求精的精神。他们从选料、加工、成型、配釉、施釉,一直到烧成,每个工序,每个环节都是“严”字当头,特别是青釉和钧红釉配制和烧成,可谓匠心独具、游刃有余。经科学测试,钧台窑的青釉从不加任何乳浊剂,全采用当地土矿配制,完全靠液相分离而产生乳浊感,铜红釉除铜外也是采用当地土料配制而成。

中国经历了长时期的农耕社会,我们的祖先对“土”有一份特殊深挚的感情,在数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熟知“捏土成形,焚土为器”,并在烧制的陶器上施以刻绘和彩绘,表现出早期人类的审美观念和艺术智慧,并历千古而不绝。经考证和用现代化手段分析和测试,宋代钧瓷匠师对当地各种“土”的应用已相当成熟,他们不但在成形、釉料配制等方面用土,而且在烧成方面也离不开土。从发掘出土的窑炉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窑炉建造结构设计非常合理,所有窑炉基本上都不用耐火砖,均系在地下深挖的土质窑。这种窑炉不只是省工、省料,成本低,最重要的是保温性能好,升温降温柔和,烧出产品釉色温润,无耀眼浮光。如“双火膛”窑炉的建造,构思非常巧妙,对还原焰烧成十分有利,令中外陶瓷界的专家学者无不为之叹服;还有匣钵、锯齿状垫圈都是用泥土做的,其做工细致入微,一丝不苟。这些都需要钧窑匠师们不但要有娴熟的技巧,又要有较强的应变能力,所以钧台窑才能生产出那样的绝代佳品,使钧窑成为我国历史上众所周知的名窑,而且历千载而不衰,迄今仍给予后人无尽的灵感和启迪。

钧台窑独特的艺术成就对国内外所产生的影响

钧台窑的发现和发掘,在国内外引起了很大轰动和广泛而又深远的影响。已故著名国学大师季羡林先生曾说:“文化一旦产生,它必须要交流,文化一旦发现,人们感到对他有好处,他就必须来学习,交流是不可避免的,无论谁都挡不住。”钧台窑自1973年发掘至今30余年间,教之忠先生曾多年居住在钧台窑区内。凡来此参观、考察的国内外著名陶瓷界考古界和其他国际友人,几乎都由他陪同和接待。据他讲述,几十年来,中外著名的专家学者来参观者,可谓络绎不绝,不可胜数。最著名的有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材料科学和工程系主任金格里教授、美国古陶瓷专家帝詹博士、大英博物馆长柯玫瑰、新西兰陶艺家阿兰梅杰及美国密西根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加拿大瓦诺斯科技艺术设计院陶艺系主任等。其中以日本、韩国来参观的人次为最多,如日本的金子量重曾数次来参观,日本陶瓷专家原太乐先生来时还带着他的作品与我们进行技术交流。国内(包括台湾、香港、澳门)有关陶瓷界、考古界的专家学者自不待言,他们几乎都来现场参观过,有的曾数次来窑区详细考察。国家有关部委的主要领导,以及国内的著名书法家、画家等也皆慕名而来,他们都对钧台窑的艺术成就赞叹不已。特别是不少外国专家学者对双火膛窑炉非常关注,都要亲自到窑内仔细观察。对这座不用耐火砖就地挖那么大(约40平方米)窑室,而且还是双火膛,3个烟囱均是就地挖筑,窑室结构设计匠心独具,让人感到神奇、奥妙,不可思议,他们纷纷伸出大拇指,对我国宋代陶瓷匠师的聪明睿智大加赞赏,连声称绝。当他们看到出土的标本(钧窑瓷片)时,更是爱不释手,反复抚摸,细心品味,为标本的艺术魅力所折服。有位美国经营电子软件的老板一拿到钧窑瓷片,当即被瓷片的艺术魅力所震撼而不忍离去,随即拿出自己心爱的相机取出胶卷,要求用他的相机换走一块钧台窑瓷片。瓷片因系馆藏文物,被教之忠先生婉言谢绝,使这位商人因得不到一块钧台窑瓷片而深感遗憾。

在钧台窑的影响下,国内外陶瓷界的专家学者对钧窑产生了很大兴趣,有的亲手仿制,有的著书立说,有的发表论文,对钧台窑的学术研究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使国内外的专家学者对禹州的璀璨文化和古老文明有了深刻了解。

禹州陶瓷界的匠师“近水楼台先得月”,把钧台窑作为追仿的榜样。不少钧窑匠师和研究者从钧台窑出土的文化层中,寻找到很多宝贵的标本和珍贵的实物资料,解决了很多生产技术上的难题和学术方面的悬疑。有条件的厂家,仿建双火膛窑炉,用木柴烧制钧瓷,有的采用土矿烧制天青釉,有的仿制白底黑花、天目等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钧台窑的器物造型,几乎所有钧瓷厂家无一不仿,有的仿制得也很成功。

钧台窑给我们的启示

钧台窑通过发掘,出土了无数宝藏,其价值无量。人们不但认识到它的经济价值,更重要的是认识到它的文化和艺术价值。世界上都知道陶瓷是我们祖国首创,钧台窑的出现,成为陶瓷中的釉中之冠,又给中国陶瓷“锦上添花”,“片瓷千金”之说更加深入人心。很多人都把钧台窑瓷片视为珍宝,不少人为能得到一块好瓷片而感到非常荣幸。祖先不但给我们留下了非常珍贵的物质财富,更重要的是给我们留下了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钧瓷早已名扬中外,成为祖国乃至世界的文化遗产和世界的知名品牌,使禹州人感到骄傲和自豪。通过多年来对钧窑遗址的发掘和考察,可以清楚地看到,先人为了祖国的钧瓷事业,历尽艰辛,薪火相传,经过千余年的艰苦努力才取得了成功,可谓功德无量。但他们不图个人名利,只注重发展民族文化,很多人连姓名都没有留下。我们应当发思古之幽情,在传承物质财富的同时,把先人宝贵的精神财富继承下来,把他们高超的技艺、热爱祖国、无私奉献的精神像读名著一样细细研读,像学习武林高手绝世的功法,琢磨他的一招一式,在潜移默化中悟出不可言传的韵律。我们要有鲜明的社会责任和可贵的爱国精神,牢固树立科学发展观和经典意识,要沉得住气,耐得住寂寞,决心生产出精品,能经得起历史的考验,能跨越时空,并能得到国人和世界人民的赞许,像我们的祖先一样,也给我们的子孙留下宝贵遗产,以告慰祖先在天之灵。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