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胤胤轩的钧瓷收藏博客

传播钧瓷文化,弘扬精神文明

 
 
 

日志

 
 

【转载】老歌翻唱  

2014-02-24 01:00: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夜半读钧《老歌翻唱》
 

                                 老歌翻唱

          ---冀德强钧瓷现代艺术的另一种解读

 

 

“老歌翻唱”是冀德强对自己的钧瓷佛像艺术的一种解释。他说:"吾今之佛造像钧瓷是由原石窟而发,不是因佛之教义或信仰而做,似乎同老歌翻唱一般”(如图)。这话不是矫饰,作者不是佛教徒,“老歌翻唱”也不是出于某种信仰。但作为一种艺术的再现,“翻唱老歌"却一定带有自己的理解和旨趣。例如,精神上潜意识里同“老歌”的共鸣,审美时“翻唱”上的技巧和心性。即是说,“老歌翻唱”不可能是原汁原味,它一定是加带着自己的审美情感和个性偏好。

无论信佛或者不信佛,但千百年来佛教文化已或多或少地潜移到人们的心灵世界;无论有信仰或者没有信仰,但当人们仰望天空时总难免产生一种莫名的敬畏。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艺术家都是有天赋的,而艺术的天赋往往是与神秘主义相通的。当人生(或艺术)在现实旅途中艰难跋涉时,总不免寻找一种情感的超脱、心灵的安慰和技艺的突破,在有限中追求无限,在短暂中追求永恒。而佛像艺术无疑就是较好的寄意方式。

冀德强的钧瓷佛造像,不是市场上常见的那种,没有那么浓重的脂粉气、烟火气甚至是妖狐气,而是充满了感官的亲近、审美的韵致和心灵的净化。如同唐代雕塑兼容了魏的理想、宋的现实一样,他的佛像造型同样表现了宽泛的内含和意象。既不是典型的魏的秀骨清相,也不是隋唐的方面大耳,更不全是宋明时期的人间世俗和睡眼惺忪,而是在汉的拙重粗犷中含有六朝的古典妩媚,在唐的慈悲祥和中含有宋代洛可可式的优雅。那已不是北魏那种超凡绝尘的思辨的神,也不是唐代那种雍容大度的主宰的神,而是兼容了魏唐遗风的世俗的神,即更多地表现为亲近性、象征性和对人世的关怀,生命的感悟已取代了本体论,审美观照已战胜了天国的信仰,艺术形象已远大于宗教的意义。但是,这一切又完全脱不开佛的属性,这是作者在创作该类题材时无论如何也绕不开的设定。事实上,佛陀造像所传达的神秘微笑、恬淡超脱及通达无碍的境界,自古以来一直默示着人类的精神指向和心灵救赎,塑造着一个民族的心理结构和文化生态。因此,当作者“老歌翻唱”时,也同样避不开这样的文化印痕。他虽然主观上不是在传达某种教义,但客观上却传达了一种精神旨趣,反应了一种积淀了的情感色调,无形中形成一种对人们的精神暗示和道德自省。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审美愉悦中完成的。

综观冀德强的艺术世界,这种“老歌翻唱”且充满神秘意味的创作不只表现在他的佛像造型上,表现在他那神秘原始的装饰符号里(如他的钧瓷亘古系列),而且还表现在他的油画创作中。作为科班出身的油画家,他同样以类似的视角和笔触描绘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情感世界。比如,他画的高山,似乎也在仰望天空,匍匐祷问,有一种朝圣的味道。他画的远古图腾,类似摩崖壁画,在原始生命的张狂里充满了野性和自由。他画的荒漠上的残垣,在深蓝天空的笼罩下显得静穆高远,充满着孤寂和苍凉、期盼与诉求······

    与上述内容相呼应的是,冀德强在色彩的运用上同样体现了自己的风格,在与表现内容相统一的格调中传达了自己的审美语言。无论是在钧瓷艺术或绘画艺术中,他都偏向于用冷色调,在青蓝黑黄诸色的调配中,或者以蓝青为主,或者是黑白反衬,或者是敷以中和色调。而无论哪种色调,都不是明快的、透亮的和轻松的,而是浓重的、沉郁的和冷峻的,甚至是内敛的和压抑的,在一种沉郁深邃的冷峻中显示出一种思考的力量,一种诉求的期盼,体现出作者对宇宙本体和自然生命的敬畏及本源性的探求。这一方面更加强化了原本神秘的气氛,一方面也体现出作者生命的潜质和精神的深刻。

     无独有偶,如果说上述内容表达的是作者对精神与永恒的思考,那么,下面同样具有“老歌翻唱”性质的题材表达的则是作者对生命与现实的思考,体现出作者的社会责任和对艺术的深刻思辨。比如他的"文革”片段,他用《红卫兵》的形象,表达了那个时期人们的幼稚、迷茫和盲动。他的《高帽子》则表现了那个时期对人性的禁锢和对生命自由的压抑,在冷峻和对现实的批判中揭示了一个重大的生命主题,显示出生命与现实曾经的深刻矛盾。与之相反,他的“文化石”系列中的《石头与小鸟》等等,则以祥和平静的画面,表达了众生平等的思想,体现出作者对生命与现实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深刻希冀。甚至,作为众生平等思想的延续,他在《逝去》、《遗存》、《有拂手的花》等创作题材中,则以凌乱破败的画面,描绘了有序与无序、生长与消亡、纷乱与宁静、环境与生存这样多质的意象,展示了生命的终极意义和另一种存在,表达了生命与现实的对立中寻求生存自由和精神超脱的愿景。从一定的意义上说,这有点存在主义哲学的味道。

      阅读中国美学史,知道南宋绘画里有“残山剩水”的说法,即在“一角山水、半截树枝”的细节描绘里来实现诗意的追求。冀德强的"老歌翻唱”虽不能与之同日而语,却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即在某种穿越了时空的历史片段中,选择特定的历史陈迹与场景,在具象的再现中来表达现代抽象的内容。只是这种具象的再现(或抽象的表现)或纷乱、或完整,都深深地带着沧桑、破败甚至是怪异的味道。而在沧桑破败里表达抽象的内容,表现人类内心的深刻思维,体现艺术家对自然生命的深刻感悟,正是现代主义艺术的重要特征。因此,冀德强的“老歌翻唱”,其实就是钧瓷上的现代艺术,是存在主义哲学观对人生和艺术的一种深刻观照。这种审美语境,选材上突破时空,造型上颠覆传统,理念上强调感悟,技艺上新锐前卫。既是陶瓷语言,又有绘画雕塑手法;既是“水火既济”,又在自然窑变中凸显作者的理念,是一种超越了形下层面而具有形上意味的思辨艺术。这种艺术,需要较高的文化修养、较新的创作理念、较强的表现手法,因此,它是只有少数艺术家才敢于尝试的行为。从韩美林到阎夫立,从公羊再到冀德强,都是学院派式的人物,也是钧瓷真正的创新人物。在传统钧瓷和大众审美的眼里,他们有点异类,但却是难以忽视的力量,也是难以企及的“酸葡萄”。在钧瓷创新普遍乏力的今天,钧瓷的艺术生命无疑在这里开了一扇门。而在传统钧瓷说得太多太滥的情况下,说说这朵钧瓷花苑中新开的奇葩,无疑就是十分必要和有意义的了。但愿冀德强们的钧瓷艺术是提升钧瓷生命的希望之门。

老歌翻唱 - 夜半读钧 - 夜半读钧

 

老歌翻唱 - 夜半读钧 - 夜半读钧

 

老歌翻唱 - 夜半读钧 - 夜半读钧

 

老歌翻唱 - 夜半读钧 - 夜半读钧

 

老歌翻唱 - 夜半读钧 - 夜半读钧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