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胤胤轩的钧瓷收藏博客

传播钧瓷文化,弘扬精神文明

 
 
 

日志

 
 

神垕来了个单春明 作者:李金 吕超峰 新闻来源:许昌日报  

2014-12-09 20:08: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垕来了个单春明         作者:李金 吕超峰 新闻来源:许昌日报 - 紫衣郎 - 紫衣郎的钧瓷收藏博客


单春明近影。吕超峰 摄

 

  2013年春节刚过,春寒料峭,乍暖还寒。一个身材高大、双目烔炯、说着普通话的中年汉子肩着挎包,独自悄悄地来到了禹州神垕,深入到一个叫古韵坊的作坊里,白天忙着给窑主作修坯示范,晚间在出租房内设计造型。孤灯清影,忘乎俗尘。

  转眼近两年过去了,《金玉满堂》《宫饰瓶》《大仓》等一批根植于传统又造型新颖独特的作品陆续摆上展架。来自天津、北京、哈尔滨等全国各地的藏友不约而同纷至沓来,一些媒体的记者开始将聚光灯聚焦于此,当地的不少钧瓷艺人也前来观摩学艺,古韵坊逐渐热闹起来。

  当然,古韵坊的主角依然是这位高大的汉子,有人叫他教授,有人尊称他为老师,也有人直接叫他老单。当地的钧瓷艺人认为他的作品造型有个性,大气厚重;藏友们夸赞他的作品造型与釉色结合完美,堪称经典;媒体人将其上升到了一个高度,说他用艺术家的视角,提升了钧瓷的文化内涵。

  这名中年汉子叫单春明。

  单春明其人其事

  单春明的陶瓷艺术馆叫观窑坊,坐落在郑州市商都路满圆红红木城的四楼。观窑坊的标志是一只眼睛,眼睛里是一个古器皿造型。单春明渴望透过古文化的精髓,赋予钧瓷新的生命意义。

  精致的展架上,各类造型琳琅满目,简约大气,独特新颖,看似奇崛,又烙有深深的传统文化印记。

  中国瓷器造型多以器皿为主,他的《天地尊》,截取传统《观音瓶》上半部,再配以明清家具的鹅头腿做三足。而其《乾坤尊》,则留取《观音瓶》的中间部位,上部饰以四个乳钉,下部再固三足。

  作为一名现代艺术家,单春明仿古而不泥古。他的动物造型《沙漠骆驼》线条柔美,动感十足,神情毕现而下笔有源;《一唱雄鸡》虚实兼济,夸张有秩,造型狂野却不失艺术本真。

  单春明的造型功力和对陶瓷的理解,得益于长年的艺术浸润。

  祖籍青岛,生于上海,9岁在当地少年宫接受美术与音乐的基础知识培训,13岁随家搬迁西安,16岁被总政文工团招为文艺兵,19岁被保送到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深造,20岁以地方青年身份参加高考,并以优异成绩被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录取,24岁留校任教,组建广告设计与建筑装潢专业学科,28岁取得副教授职称。一连串的数字记录着单春明从少年到青年的生活轨迹,也镌刻着他历经艺术熏染的学习记忆。

  单春明涉足陶瓷的冲动是在法国学习油画时萌生的。2003年,憧憬画家梦想的他来到了被誉为艺术天堂的法国。当地的朋友得知这位艺术家来自中国时,却很直白地告诉他:中国最伟大的艺术不是国画,而是陶瓷,中国在宋代就能烧出最精美的瓷器。

  这时的单春明对陶瓷的认识仅是中国的青花瓷。在学习油画的同时,他开始关注中国的瓷器。一年后,他毅然放弃深造的机会回到祖国,开始专心陶瓷艺术的研究。

  在到神垕之前,单春明先后在景德镇创建了“莲子工作室”,在宜兴创建了“一方地紫砂工作室”,并辗转德化,研究德化瓷;深入杭州,复烧南宋官瓷,并开发了宋代颇有影响的影青瓷。他以此种方式了解研究中国陶瓷的工艺和历史,开发了一批属于民族的艺术品。

  在对中国瓷器了解的过程中,单春明感受到了钧瓷自然天成、窑变无双的色彩魅力,毅然决然地来到神垕,开始了自己崭新并充满挑战的艺术之旅。

  单春明谈钧论瓷

  单春明从不就瓷说瓷,他喜欢品茗作画,谈瓷说艺,不觉间让人浸润在艺术的氛围中。

  他喜欢夜深人静时泼墨作画。笔下纵逸豪放,恣肆酣畅,一幅幅花鸟鱼虫,顿时姿态万千,活灵活现。

  他闲暇时也会引吭高歌。伴随着轻快的音乐,厚重的男高音清澈明亮、铿锵有力,袅袅余音洋洋盈耳。他曾有这样一段经历:当年在报考中央美院时一并报考中央音乐学院,并被两所学校同时录取。

  他有时还会下厨房露上两手儿。鲁菜、粤菜、川菜等八大菜系他讲得有滋有味,还把做饭当艺术,信手做来,色香俱佳。

  他还精通装潢设计、红木家具、玉石翡翠,似乎与艺术有关的领域,他都广泛涉猎且极具水准。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单春明对艺术的挚爱和理解都映照在每一件作品中。其造型的每一个细节都凝聚着创作者对社会审美的思考,浸润着多类艺术的积淀和修养。诚如一位艺术家所说,造型是一个时代特有的记录,必然会有精神层面的记载。

  在神垕的日子里,单春明不仅创作了一批经典之作,对钧瓷的创新也有了自己独特的感悟。

  创新不能脱离古元素,应在古元素的根基上寻求突破。单春明说,陶瓷艺术具有自己独特的表达方式,作为审美意识的物化语言,其所具有的丰富表达能力,在所有艺术门类中难出其右。但这种表达方式不能脱离陶瓷创作的基本根基。中国文化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就连起个好名字也很难离开传统文化的基因。如《雁首鼎》《狮虎簋》《地坛洗》等,其基础造型古已有之,只是附加了新的时代意义。放眼世界陶艺,日本作品越来越原始,具有很深的怀旧情结。当然,每种造型的出现必然与时代相连接,深深打着时代的烙印。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在古元素与现代元素的结合上找准结合点,并赋予其新的内涵。如借鉴青铜器的铸件工艺、古玉的雕琢技巧,结合现代人的审美需求,创作出属于时代的艺术新作。

  钧瓷的型、胎、釉应是一个完美的整体。单春明认为,钧瓷创作与绘画具有异曲同工之妙,如紫砂是工笔,钧瓷就是写意。因而应注重大的弧线关系,不宜过于强调细节,而是在夸张的基础上体现钧瓷神韵。最理想的钧瓷作品应是型、胎、釉的完美结合。型是根基,就像楼房的设计,是否雍容大气、简约实用,关键在造型;胎是基础,器型是由泥胎决定的,什么样的泥胎成什么器型,必须做到心中有数。胎的匀称、工整,符合创作者的工艺要求是做瓷的保证,也是作品的重要支撑。釉是灵魂,色彩的丰富,与型、胎的高度和谐,完美统一,是整个作品出彩的关键。

  单春明对钧釉情有独钟。他认为钧瓷与其他瓷种最大区别是色彩的无限丰富,这种变化为钧瓷的创新带来无限可能,也是其他瓷种难以比拟的优势。要运用各种技术,把钧瓷色彩的变化发展到极致。但釉色要充分考虑器型的适应度,哪种器型适用哪种釉去表现最精彩,就要用哪种釉,而不是千篇一律。就像一位美丽的少女,如果没有合适的衣服搭配,就难以显出她的丽质与高雅,假如一生中只穿一套衣服,就会显得庸俗不堪。因此,要充分利用喷釉、蘸釉、涮釉等各种工艺,放大釉色的放射感、流动感、扩散感、伸缩感和凸凹感,使钧瓷釉色的变化发展到极致,让钧瓷的色彩之美散射到极致。

  神垕需要更多单春明

  单春明每天都很忙,不少窑口等待烧制他的新作,一些大师等着邀请他前去指导。

  古韵坊是单春明深入瓷区的第一个窑口,窑主王占领是钧瓷界的后起之秀,其炉钧釉颇具功力。在大半年的时间里,单春明创作了《乾坤尊》《金玉满堂》《龙虎尊》等器皿造型,在半立方的小窑中用炉钧釉烧制。他认为炉钧釉能凸现青铜器的质感,红绿青色彩的相互渗化,使作品更能彰显历史的沧桑和厚重。

  钧缘阁窑主王秋红的作品釉色个性强烈,伸缩釉、立体釉色彩丰富,动感十足。单春明专门为其设计了《沙漠骆驼》系列造型,并将骆驼脖子的下部设计成一条略显夸张的弧线,为釉的充分流动创造条件。

  亨盛钧窑以烧制大件器皿见长,窑主邢亚隆对烧制方式有独特的认知。单春明为此创作了难度颇大的《一唱雄鸡》《青铜大鼎》等高度在一米以上的大件器皿,其中的《一言九鼎》工艺极其复杂,烧成难度极大,在单春明的悉心指导与合力攻关下,均已烧制成功。

  他还为河南智胜传媒出品的电影《一团乱麻》设计钧瓷道具《天圆尊》《地圆尊》,并就产品包装、营销推广出谋划策。

  单春明的指导具体而有针对性。他不仅画图,还亲手将胎模做好,以供窑口翻制。他参与修坯旋胎,讲解设计理念,阐释人体工学。

  20世纪70至80年代,以中央美院教授、天津美院教授为代表的部分艺术家来到神垕,以创建实习、创作基地的方式,创作了一批经典的艺术造型,如景德镇陶瓷学院周国桢教授的《马踏兰溪》、天津美院王安庭教授的《双鹤瓶》,至今仍为经典之作。

  20世纪90年代以来,以韩美林为代表的一批艺术家多次深入神垕,为钧瓷的造型创新起到了引领作用。按照韩美林创作的数百张图纸而制作的钧瓷被不少窑口成功烧制,《美林鱼》《美林壶》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

  但不能否认的现实是,与全国有影响的瓷区相比,真正来神垕创作的艺术家还少之又少,钧瓷艺术的全面创新还有待时日。

  记得一次在神垕窑灵寺国际陶艺公社采访时,与来这里进行艺术创作的西安美院教师杨志博士不期而遇。他告诉记者,制约钧瓷发展最重要的因素是缺乏人才。景德镇现在每年有2万多名不同瓷区、不同流派、不同专业的艺术家在那里进行艺术创作,被称为“景漂一族”。他说,神垕目前还没有成为全国有影响的瓷区,主要是艺术氛围不够浓厚,真正来神垕的艺术家屈指可数。神垕应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鼓励更多的“神漂一族”。

  6月26日,许昌市工艺美术协会举办了单春明钧瓷作品研讨会,参会学者、大师与收藏界人士踊跃发言,对单春明通过传统文化元素的再设计,使钧瓷造型实现新的创新表示高度赞许。

  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刘建军表示,神垕需要更多的单春明,需要更多的艺术家参与钧瓷的创新。他说,单春明教授来神垕两年,不单单创作了一批作品,更重要的是带来了许多新的创作理念。钧瓷要发展,神垕的窑口需要包容,需要接纳更多的“神漂一族”。

  试想,假如神垕每年能接纳成百上千的“神漂一族”,就会带来数以千计不同风格的技艺、流派和作品,这些艺术家留给神垕的就不单单是一个造型、一种艺术流派,更多的将是理念和思维模式,这种理念必将产生难以估量的“化学反应”。

  神垕需要更多的单春明,钧瓷需要更多像单春明一样的“神漂一族”!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