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胤胤轩的钧瓷收藏博客

传播钧瓷文化,弘扬精神文明

 
 
 

日志

 
 

我与《马踏兰溪》的情缘 作者:王方舟/口述 记者 王增阳/整理 … 新闻来源:许昌晨报  

2014-12-09 20:10: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马踏兰溪》的情缘      作者:王方舟/口述  记者 王增阳/整理 … 新闻来源:许昌晨报 - 紫衣郎 - 紫衣郎的钧瓷收藏博客 

周国桢先生(左)与王方舟先生合影。

  回溯历史,陶瓷几乎触及古老中华文明的源头。中国是瓷器的故乡,早在欧洲掌握制瓷技术之前1000多年,已能制造出相当精美的瓷器。瓷器是汉族劳动人民的一个重要创造。其在陶瓷技术与艺术上所取得的成就,是对人类社会的进步与发展作出的重大贡献。因此,在西方人眼中,“china”既是瓷器,也是中国。

  钧瓷始于唐、盛于宋,原产于千年古镇神垕。生于斯、长于斯的钧瓷人深知,钧瓷的烧造饱含千百年来无数先人的精神与智慧。因而,从古至今,他们都对钧瓷怀着敬畏的心态,精心呵护、传承创新、不断超越。无数人在接触“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钧瓷之后,都会为之着迷,继而再难舍弃。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我最初接触钧瓷是在15岁时。那一年我正式参加工作,所在单位有2个神垕人。当时,交通不便,钧瓷烧制远未像今天这样窑口遍地,一般人并不容易接触到。在他们的描述中,钧瓷是一种源于土、起于水、成于火的绝美艺术品。这一下子勾起了我极大的兴趣,我很想知道钧瓷到底有多美。为看钧瓷,我与在郑州工作的表哥商量,准备亲自去神垕瞧一瞧。他开着10吨的大卡车载着我,一同前往神垕。那个时候,即使在神垕当地钧瓷也不多见,更别说像现在窑口、钧瓷店遍布每一条街道。辗转之下,我和表哥一共买了4个钧瓷小碗。器物虽小,却足以让我体会到钧瓷的神奇。

  缘分使然,1979年,我被调往当时的二工局工作,管理集体企业是日常的一项重要工作。而在当时,禹县钧瓷一厂和钧瓷二厂都属于集体企业。因此,我经常陪同领导、记者去厂里参观。在厂里的展览室里,我见到了更多精妙非凡的钧瓷作品。也就是在那时,我正式与钧瓷结缘。

  也许是冥冥之中与钧瓷有缘,1988年,我被调往神垕镇工作,在那里一干就是8年。一个人的一生,有多少个8年?在神垕镇,我认识了大批钧瓷人,有的在今日早已成为大师级人物。

  在神垕工作期间,我对钧瓷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水是秀美的,泥是浑厚的,火是跃动的。当三者结合在一起时,窑火凝珍,出窑后就会成为温润如玉、色彩斑斓、仪态万千的钧瓷。

  在神垕8年的岁月,对我以后的人生产生了重大影响。之后,我虽然离开了那里,但对钧瓷的热爱并未冷却。在我心中,神垕如同第二故乡。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考虑退休后的生活,干些什么呢?忙碌了几十年,退休后总要干些自己喜欢的事。这么爱钧瓷,不如搞搞收藏、卖卖钧瓷吧。

  说到收藏,除了神垕大师的钧瓷作品外,著名陶艺家、画家、陶艺泰斗周国桢大师的作品《马踏兰溪》不得不提。这匹钧瓷宝马是我最得意的收藏。其作者是有中国陶艺泰斗之称的周国桢先生,诞生于1984年秋天。

  20世纪80年代,在全国陶瓷艺术创作和交流日益高涨的大环境下,众多工艺美术大家云集神垕进行创作,钧瓷事业迎来了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发展高峰期。周国桢大师就是在这一时期来到神垕的。在神垕,周国桢大师将他精妙的艺术思想通过钧瓷的艺术形式展现出来,创作了钧瓷作品《马踏兰溪》。这匹钧瓷宝马有着绚丽斑驳的纹色,造型经典,饱满的肌肉、流畅的线条、完美的比例、修长舒展的体态,在优雅的姿态之外有着一种野性美感,极具灵气。遗憾的是,周先生的作品保留得太少。

  2005年秋,当第一次见到这件钧瓷作品时,我就痴迷上了。正好当时这件作品的收藏者想转手,我毫不犹豫就买了下来。据我所知,周国桢大师创作的这匹钧瓷宝马,一共烧成两件,一件被大师带走,一件陈列在钧瓷一厂。后来,周国桢大师拥有的那一件在一次展览中被意外打碎。因此,我拥有的这一件成了孤品。

  在中国人的观念里,马有“马到成功”的寓意。我开了钧宝斋后,每一次把这件藏品拿出来,都能吸引很多人前来观看。这让我心生一个想法,这么精美的大师作品、这么吉祥的寓意,让更多人拥有岂不更好?

  复烧《马踏兰溪》的想法在我心中不断酝酿、揣摩。2013年春节,我终于下定决心,把这匹钧瓷宝马复烧出来。我将此想法告诉了刘建军大师。他告诉我,釉色没有问题,关键是造型不好掌握。于是,我联系了中国雕塑协会,找北京的专家研究复烧的办法,但因为比例难以掌握而且收取的费用太高,只能作罢。之后,我又前往深圳,辗转两家高科技建模公司,都没能成功。

  一个人一旦痴迷于一件事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变成傻子。记得去深圳那次,我凌晨2时才到,已经没有车去我提前预订的酒店,只能乘坐拉客的摩托车。在一个十字路口,为了躲避汽车,摩托车摔倒了。我紧紧抱着这匹马,心里想就算人摔坏了,它也不能摔着。

  艰辛奔波之后,我又把目光转回神垕,找到了钧瓷艺人杨国奇。他曾在钧瓷一厂实验室工作,造型技术好,被称为“照相机”。经过2个多月的反复试验,杨国奇终于完美复制出《马踏兰溪》的造型。制模成功后,在刘建军大师的亲自操作下开始试烧。在克服一个又一个难题、试烧了10多窑后,终于在2013年12月26日复烧出第一件完美的《马踏兰溪》。

  我接到刘建军大师电话的那一天,夜不能寐,始终处于激动之中。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神垕看这件复烧作品。与原件相比,这件复烧作品不但形神兼备,而且釉色有过之而无不及,表现出旺盛的精气神。

  今年7月5日,我带了一件复烧的《马踏兰溪》前往景德镇拜访周国桢先生。看到这件复烧的钧瓷珍品,周先生大喜过望、仔细审视,并给予了高度评价。欣喜之余,周先生还当场提笔写下了“《马踏兰溪》三十年,钧瓷艺术正春天”的条幅赠送给我。

  我觉得,通过复烧钧瓷《马踏兰溪》,不但可以让更多钧瓷爱好者拥有这匹钧瓷宝马,还可以领略周国桢大师的艺术造诣以及对钧瓷的感悟。这是弘扬钧瓷文化,推动钧瓷艺术不断传承创新的具体实践。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