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胤胤轩的钧瓷收藏博客

传播钧瓷文化,弘扬精神文明

 
 
 

日志

 
 

让当代钧瓷换新颜——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孔相卿侧记作者:江粤军 /文 记者 吕超峰 /图 新闻来源:许昌晨报  

2014-11-19 17:40: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当代钧瓷换新颜——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孔相卿侧记作者:江粤军 /文  记者 吕超峰 /图 新闻来源:许昌晨报 - 紫衣郎 - 紫衣郎的钧瓷收藏博客 

孔相卿近影。

  钧瓷,以其“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特点,成为宋代五大名瓷中绚烂的代表,又因其“十窑九不成”的烧制难度,1000多年来一直让人难以捉摸。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孔相卿始终认为,窑变是一门科学。正是秉持着这样的理念,在不断的实践和探索中,他逐步破解了窑变之谜,让钧瓷在当代呈现出更多彩的颜色。

  11月7日至30日,孔相卿的钧瓷力作现身广州二沙岛岭南展览馆举办的“名瓷奇珍——宋代名窑文化展”,与汝瓷、官瓷等大师的作品同台争奇斗艳。

  雄心壮志复兴钧瓷

  孔相卿出生在钧瓷的发源地禹州市神垕镇,其父亲是国营瓷厂的技术员,这使得他从小就有机会接触到各种美术类书籍。“我从小就喜欢画画儿。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小地方的孩子至多能看到小人书之类的画册,父亲却托人从外地寄来了《芥子园画谱》。”他说。

  每天早上5时30分,其父亲就喊他起床临摹。他12岁时,已经能够娴熟地在瓷板上作画了。为开阔儿子的眼界,每次到外地出差,父亲还会拿回几件其他瓷区的产品让孔相卿学习。后来,孔相卿看了北京故宫博物院的藏瓷图册,被中国瓷器文化的悠久历史和丰富性、中国传统瓷器所达到的高度深深震撼。

  1978年7月,中央美术学院在神垕地区举办了一个短期培训班,各大瓷厂都选派技术骨干参加学习。15岁的孔相卿刚刚初中毕业,在家过暑假,在父亲的帮助下,成了培训班唯一的旁听生。两个月过去,他对瓷器制作的规范流程、审美特点有了更深入、系统的了解,到9月份上高中时,心里就不安分了,“因此,高中没上几天,我就进了国营瓷器厂的技术室工作”。

  大约在1986年以后,北京瓷器收藏升温,有人开始做古陶瓷仿制研究。孔相卿因为技术过硬,被聘请为技术员。一日,孔相卿到北京友谊商店逛,在工艺品陈列区无意中发现当代钧瓷与其他种类的瓷器放在一起,落满灰尘,显得美人迟暮。“这些钧瓷做工粗糙、造型笨拙、釉色简单,无论是工艺、设计还是器型品相,都远远没有达到艺术瓷器的要求。如果跟宋代钧瓷官窑比起来,就更不堪入目了。”

  这让孔相卿感到很不是滋味。曾经名动天下、颠倒众生、被乾隆皇帝大赞“晕如雨后霁霞红,出火还加微炙工。世上朱砂非所拟,西方宝石致难同”的钧瓷现在沦落到这种地步,他心里升腾起一种历史责任感。

  从北京回来以后,雄心壮志复兴钧瓷的孔相卿决定自己做,自己闯出一条路。那是1988年。

  结束“十窑九不成”的历史

  孔相卿介绍,最难的一场仗打了8年,至1995年才突围成功。在重拾传统工艺、标准器型,尤其是了解宋钧瓷官窑精髓的过程中,孔相卿明白,烧制上的“十窑九不成”,是制约钧瓷发展的致命缺陷,而且已经延续上千年。

  一直以来,人们认为,钧瓷的窑变可遇而不可求,属于无形之手的神来之笔,人力无法参与。这给钧瓷披上了神秘的面纱,也让钧瓷的美显得不可控制。但孔相卿不信这一套。他发现,古人都把窑变的不可控当成既成事实,从没进行过深入研究。

  在观念上,孔相卿首先认定窑变是一门科学,自有其原理。在进行了大量的实验、探索之后,他更加确认窑变是一种高温化学反应的结果,在还原条件和还原环境无法完全满足的情况下,就会出现烧不成的结果。而传统的窑炉,无论是柴窑还是煤窑,都不能充分满足窑变的条件。

  “譬如我们做饭,如果想爆炒火却旺不起来,想焖炖火又无法降下去,就是最好的厨师也无能为力。传统窑炉就是如此,窑内温差太大,离火远和离火近的地方,温差在100℃以上。而钧瓷烧成的温度差只能在30℃以内,传统窑炉必然导致1/3烧过头,1/3火候不够,只有1/3在温度上有保证。另外,钧瓷的窑变效果是通过升温、降温、气氛、压力的变化来实现的。传统窑炉无法精确操控,该升温时上不去,想保温时又往上蹿,因此,窑变只能碰运气,想再重复某一现象几乎不可能。”

  为了改造窑炉,孔相卿几乎翻阅了国内所有瓷器烧制方面的资料。在一本杂志上,他偶然看到潮州等地的窑炉已经率先从日本、韩国引进了液化气烧制。技术员的敏感,让他顿时精神一振。果然,液化气窑炉的结构、工作原理、烧成结果都非常适合钧瓷。“我们迅速前往潮州等地考察,发现确确实实是钧瓷所需要的。”他说。

  改造后的窑炉,温差压缩到了20℃以内,更精准的在10℃上下。这样,温度就完全有保证了。另外,液化气窑炉升降温很好控制,完全能够满足高温还原的条件,不仅能反复产生一些历史上比较名贵的颜色,譬如鸡血红、桃花红、海棠红,还能产生过去没有的颜色,譬如“美人醉”、“紫金斑”、“月白釉”、“兔毫”、“孔雀尾”、“石光釉”等。

  烧制出美丽的“松石蓝”

  “在发现现象中寻找规律,在寻找规律中发现新的现象,这样,钧瓷的窑变色彩就能生生不息。”孔相卿说,这当中,最重要的发现当属铜系青蓝釉。

  钧瓷对陶瓷史最大的贡献是发现了铜红釉。因为在唐、宋以前,中国的瓷器只有青釉、白釉和黑釉。钧瓷的铜红釉为陶瓷界增添了夺目的光彩,并广泛影响到其他瓷系。

  在实践中,孔相卿发现铜经过高温窑变后不仅会产生红色,还会产生一些蓝色。热衷于格物致知的孔相卿决定将这一现象挖掘到底,终于找到了一些特殊的方法,让钧瓷通过铜的高温还原反应产生青蓝釉。

  “我们将其命名为铜系青蓝釉。因为在中国陶瓷传统中,青釉和蓝釉一般是铁还原的结果。五大名瓷中的官瓷、汝瓷,还有龙泉瓷、耀州瓷,其青色釉和蓝色釉都是铁还原而成的,颜色比较淡,有的会发灰。而铜系青蓝釉的特点是颜色非常亮,能一下子抓住人的眼球。因其跟绿松石的颜色很接近,我们也称之为‘松石蓝’。”除了釉色的突破外,在器型上,孔相卿也从延续了上千年的传统中突围而出。

  过去用柴窑和煤窑烧制钧瓷,必须用匣钵装胎体,因为要叠烧,如不装匣,摞在一起会变形,而且煤窑里面有很多煤灰,不隔绝,瓷器必然受到污染。但匣钵很耗能,烧一公斤瓷器,加上匣钵得有两公斤,匣钵同样吸热升温。更重要的是,匣钵限制了钧瓷的器型。匣钵的直径必须在一尺以内,太大会变形,影响到器物本身。因此,一直以来都有“钧不盈尺”之说。采用液化气烧制以后,就不必用匣钵了。改用耐火材料做成的拼接板,不仅节能,而且可以拆装,随器型的变化调整大小,什么样的钧瓷都可以烧了。

  自此,孔相卿在器型的创新上也铆足了劲儿狂奔。人物、动物,信手拈来;抽象、写实,随意运用。特别是2002年以后,孔相卿创作了《四海升平瓶》、《国泰鼎》、《丰尊》等一系列作品,以青铜文化为源泉,运用浮雕、圆雕等手法,采用龙、凤、瑞兽、蝙蝠等民间吉祥物为装饰,并融入现代艺术的节奏感与韵律感,将粗犷、古朴、大气的中原文化在钧瓷上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