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胤胤轩的钧瓷收藏博客

传播钧瓷文化,弘扬精神文明

 
 
 

日志

 
 

听志军不惑之年说钧瓷 作者:霁虹 新闻来源:许昌网  

2014-01-26 11:29: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认识志军,是在多年前。深入地了解,却是在他即将40岁那年。那时打算采访他,题目都拟好了:《刘志军 四十不惑》。但还是觉得不太成熟,便一直拖延了下来。2013年,对志军来说,应该离不惑之年没多远,只是,对钧瓷的认识却愈加明白和清晰。四十不惑,是不再疑惑抑或不再被诱惑?

  刘志军,是神垕一位年轻的钧瓷艺人,高级工艺美术师、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景德镇陶瓷学院客座教授。说年轻,是因为在神垕老钧瓷艺人面前他不敢妄言老,但是在这个行业他已经实打实地干了20多年了。如今,他和哥哥刘建军共同经营着他们的刘家钧窑。单看相貌,他就是神垕镇上的一位钧瓷匠人,仿佛被烟熏、被浮尘遮挡了许久。但和他深谈,你会觉得他不属于神垕,他谦逊、执着、勤学、博识,在神垕钧瓷艺人中属于少有的另类。他极少夸夸其谈,每次和他交谈,都能感受到他的真诚和对钧瓷的期待;能感受到他努力在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之间汲取着营养,领悟着钧瓷最本质的美和思想;能感受到一块瓷片,在他眼中令人炫目的美。

  2013年,对志军来说是梦想开花的一年。

  2001年,“宋代五大名窑真品暨仿品展”在故宫博物院展出。神垕有六七家钧瓷窑口参加了展览,刘家钧窑也在其中。志军说:那是第一次与古代艺术品近距离接触,那是怀着朝圣的心情去的。看着现代钧瓷和古代真品同列,感到非常兴奋和惶恐。那时心想,什么时候能单独和故宫合作,那该是多么荣耀!

  2012年12月,刘志军到北京去看望耿宝昌先生。多年来的交往,使耿宝昌老先生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很是厚爱。他告诉志军:“故宫博物院古器物部准备对五大名窑器物系统轮展一遍,2013年,要对钧瓷工艺历史艺术进行主题研究。针对钧官窑年代的观点,你多收集些资料,做做准备。”2013年3月,耿宝昌先生来到神垕刘家钧窑,再次谈到了故宫将的钧瓷主题研究,并希望和刘家钧窑合作,复制故宫博物院珍藏的古代钧瓷,希望从工艺的角度阐释钧官窑的烧成年代。耿先生还希望刘建军、刘志军兄弟能够现场表演“蚯蚓走泥纹”的形成过程,为现场的专家解疑释惑。耿先生感慨道:“没有当代钧窑的融入,整个钧瓷的发展脉络是不完整的。”

  多年来,刘志军一直钟情于瓷片的收藏和研究。钧瓷的美、钧瓷由瓷片复原成完整的器形,一直在志军的脑海里浮现着。耿老先生的嘱托,更让他不敢懈怠。在神垕,刘家钧窑名气并不是很大,但在钧瓷圈里,论钧瓷技艺,刘家兄弟是响当当的。刘建军对钧瓷工艺、釉料很有研究,刘志军对器物形态甚有心得。收藏的大量钧瓷标本,也向志军传递着古代钧瓷无需言说的信息。如今在神垕,高仿钧瓷很多,元钧、宋钧等应有尽有,但没有比较,没有参照很难有高低。然而,复烧故宫钧瓷珍品,面对故宫陶瓷专家,无疑是一个极限挑战。

  2013年10月16日,由故宫博物院主办的“色彩绚烂——故宫博物院钧窑瓷器展”在故宫延禧宫西配殿开展,展品共125件(套),其中35件为国家一级文物。而由刘建军、刘志军兄弟复烧的3件仿宋钧官窑瓷器《出戟尊》《鼓钉洗》《海棠式水仙盆》赫然其中,也是仅有的几件当代复烧器物。这是故宫博物院建院以来首次进行钧窑瓷器专题展出,刘家钧窑成为参与此次展出的唯一一家当代钧瓷窑口。刘建军、刘志军还在展出现场演示了过去曾被人们称为宋钧绝对特征的“蚯蚓走泥纹”的形成过程,用他们的智慧再现了宋钧的神韵。复烧的巨大成功,连耿宝昌先生也赞不绝口:“如果加上故宫的签,你说它是宋代的,它就是宋代的。”台湾故宫的蔡和璧女士认真观看之后,也惊讶于大陆当代钧窑的仿古水平,认为“它再现了宋钧的精神”。

  如今展出已经过去了几个月,复烧的艰难早已渐渐淡去,复烧的过程却成为志军珍贵的记忆。他说,复烧的过程就是学习的过程,自己完全为老祖宗的智慧所折服了!宋钧美在哪里?它美在器物与哲学思想的融合,天人合一。看釉色,故宫博物院院藏的《出戟尊》,看似月白,白中有蓝,蓝中有绿,绿中却又隐藏着猪毛孔,表面还布满了牛毛状细纹。这一切都使钧瓷的窑变丰富多彩,使窑变不可控的神秘更为凸显。这种细微的变化,是需要用心去体味的。而在复烧的过程中,真正体会出再现宋钧釉面效果的难度。钧瓷烧制温度范围很窄,甚至装炉的位置有一点儿差异,窑变效果就截然不同。自己的体会想必古人体会得更为艰辛。说到底,自己也是站在先辈的肩上的。说起钧瓷,志军仿佛进入了一个豁然开朗的境地,笑得由心。他说,在造型上,《出戟尊》是礼器的代表,《鼓钉洗》是晨钟暮鼓的体现,《海棠式水仙盆》则是“画像为物”的典范。从实用器中抽离,被赋予了新的含义,这也许正体现出“形之为上者为道,形之为下者为器”的哲学思想。对《鼓钉洗》的理解,让笔者对志军更有一种别样的感觉。以前便觉得志军勤学博识,却没料到他的感觉如此细腻,对美领悟得如此纯粹。他说,《鼓钉洗》是古代留下来的最完美的器型之一,点、线、面都成为《鼓钉洗》的装饰元素。志军说,经过长期的比较摸索,有一天突然发现,《鼓钉洗》边沿的宽度,即两条弦纹的距离是直径的1/10,足高是整体高度的1/3。正是这样的比例,让《鼓钉洗》收放自如,圆曲有度。尤其是《鼓钉洗》的线条,即使是两条口沿边的弦纹,也是一条方、一条圆,既表现得清晰硬朗,又体现了阻而不涩,使釉色也多了一些表现空间。多样的装饰元素并没有使《鼓钉洗》繁杂琐碎,施了外紫内青的钧釉后,反而更显简洁洗练。它点、线、面的结合,内外色彩的对比,云头足的虚实相间,不仅使哲学思想和器物完整地融合到一起,还突显了它的美,它的含蓄。志军激动地说,1000多年来,同类器物还没有能超越它的。笔者也看过《鼓钉洗》好多次,往往停留在它的釉色和鼓钉装饰上,从来没有那么细致地看过。听志军娓娓道来后,即刻便想要去看一看,施过满釉的《鼓钉洗》还会有什么奇迹。

  边学边看边创作,一直是志军遵循的规律。他的好学、勤学不是一般钧瓷艺人可以比的。这次复烧故宫博物院院藏宋钧,只是他多年所学所用在实践中的展示。这些年来,他一直深入到前人的思想中,在前人烧制的器物上,悟出了道之所存,并把它表现在自己的作品中。他和哥哥刘建军一道创作了钧瓷《道玄》钵、《坤德洗》,并分别获得了第九届陶瓷艺术设计创新评比暨艺术及日用陶瓷展金奖、第十一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品博览会金奖。说起《道玄》钵,志军引用了文化大家冯骥才的话,他说:“冯先生看过《道玄》钵后说,用中国人的瓷器表现形式表达哲学思想,把对宇宙自然的认识,用器物表现了出来。简单得就像哲学一样,这是最能代表中国当代瓷器的一件器物。”的确,这不恰恰是“形之为上者为道”的最好注释吗?而《坤德洗》则融入了志军对神垕制瓷人精神的深刻体悟。他说,《坤德洗》看似简单,但它流畅的线条、玄纹的装饰以及纯净如晴空的釉色,无不得益于神垕这块土地。在这块土地上,窑火生生不息,钧瓷血脉世代相传。在神垕窑神庙有一副对联:“灵丹宝录传千古,坤德离功厉万生。”这不正是对钧窑人精神的记录和弘扬吗?

  对钧瓷的执着,已经让志军更像一个思想者,而比起思想者,志军的双足是立于坚实土地上的。2013年,对志军来说,实现了一个多年的梦想。2014年,也是志军另一个梦想开始的日子。志军说,2014年,希望能与台湾故宫合作,复制出更多更好的钧瓷珍品;更希望能创作出现代钧瓷作品,无需文字,让作品打动人、感染人,让人们关注社会、关注自然、关注内心,减少人类无序活动对自然的破坏。内心有泥土的坚实,也有窑火的激情,对志军来说,那又何尝不是梦想开花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